呂大樂:建基於猜疑的穩定假象 

 

怎樣才算是把香港的局面穩住?是各界領袖、代表在閉門會議或半公開場合上紛紛表態支持特區政府?還是政府與社會大眾重新建立一種互信和合作的關係?

 

要認真思考以上問題者,不是特區政府一眾領導,而是中央政府上上下下各級領導人物。特區政府對上述問題所持的態度,觀其在過去兩個多月內的表現已可知一二。基本上,特區政府在確定得到中央政府全力支持之後,便將希望寄託於經濟環境好轉和舊式的諮詢與拉攏的政治手段之上,只求形勢沒有進一步惡化,趁民怨稍為消減而安定下來。

 

現時局面消極被動

 

可以這樣說,特區政府沒有面對社會矛盾,同時也未有化解矛盾;它沒有新的盟友,只是民眾的注意力有所轉變,焦點另有對象而已。只要社會上又出現矛盾、衝突(例如近日關於區議會投票的安排和維港填海的爭議),群眾對特區政府依然是處處提防,一不放心,二不信任,三隨時有所行動。

 

在這樣的一個「後七一」政治局面之下,官民之間沒有和解,沒有解決互不信任的問題,沒有新的合作,沒有新的協同力和良性互動。這是一個消極與被動的政治局面。特區政府依然可以管治香港,不在於有效地建立管治威信,也不在於取得市民的信任與積極合作,而是因為它是在現有的權力政治布局底下的不變項。在中央態度一貫堅持的背景下,它並不會因為民意取向而改變其管治的方式與內容。

 

在未來的一段日子G,只要中央沒有態度上的轉變,特區政府根本不存在崩潰或被顛覆的危險。問題是這一種政治穩定不一定有利於(用最貼近於中央領導思維的用語來說)社會穩定、經濟繁榮。

 

這一個消極和被動的政治局面只會繼續助長猜疑、不信任的情緒,容易觸發內部矛盾與衝突、令整個社會發展形態傾向於內耗,易產生爭執,而不利於協調與和解。這是一個低度信任的惡性循環布局,小事化大,凡事走向極端,將矛盾激化。

 

可以想像,在未來的日子G,每當特區政府要顯示一下權威或嘗試企硬,它必定會遇上民間社會的強力反彈,摩擦衝突在所難免。而我們又不難想像,到經濟環境有明顯改善,而政治局面又稍為喘定之後,特區政府一定不會甘於低調和被動,到時又會蠢蠢欲動,一顯其威權性格的一面,表現一下它的領導與威望,主導甚麼社會議程,搞搞甚麼社會工程。特區政府與市民之間的緊張關係,目前只是略為淡靜而已;潛伏的矛盾隨時一觸即發,將暫時壓抑的問題再度引爆出來。

 

未有面對基本問題

 

究竟中央的領導們對這樣的一個攤子是否滿意,不得而知。假如他們想得比較長遠,關心到第三屆及以後的特首與他的管治班子如何接手管治,如何經營香港等問題的話,便應該明白到,目前種種部署或者可以憑中央的威勢與實際利益交換而換來暫時的穩定,可是卻始終未有真真正正面對香港社會發展的基本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各界的上京團川流不息,並不說明一切盡在權力中心的控制之內。

 

七一大遊行未必為香港政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肯定改變了政府與市民的關係。重複舊有的統戰手法,只能動員一班舊人出來搖旗吶喊。一個找不到新朋友的政府,只會繼續多事。

 

(刊載於930日蘋果日報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