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中流:徐匡迪的談話

 

曾是上海市長的全國政協副主席徐匡迪日前接見香港政團港進聯的時候,主動提到「七一遊行是壞事,但亦暴露了香港社會很多矛盾和問題,如果解決得到,就會是壞事變成好事」,他說「中央高度重視香港問題,特區政府沒有行政經驗,在處理某些問題上,難免有不恰當地方。」

 

目前已經是中央領導人級數的徐匡迪說:「現在中央的領導,不管是黨中央、國務院系統,對香港問題高度重視,應該講大家現在對香港問題的關注、對解決香港問題的關心程度,恐怕是回歸以來沒有過,所以七一遊行我覺得是壞事,但也可以變成好事,香港很多矛盾可以暴露出來,大家來共同解決。」這是中央領導級人馬,對於香港七月一日有五十萬人上街遊行後,首次「較接近真實情況和赤裸的評論」。

 

筆者上周提到最近香港的訪京團絡繹不絕,顯示香港回歸中國後的一個新現象,中央政府改變過往「極之尊重特首自治權力」的態度,要重新建立渠道,聽取香港意見,親自替香港「把脈」和「下藥方」。從好的方面想,中央新領導人亦藉著內地官員更替,順便重建與香港聯繫的渠道,從壞的方面想,中央政府對於港事,若墮入「太有為」、「太想幫忙」的情況,很容易走入「變相干預」的危險路子,變成不尊重「一國兩制」,界線可能在於領導人的一念之間。

 

這個月來,中央政府安排這泵h的訪京團(也是以傳統親中團體和被統戰對象為主),除了重新認識這些團體的人與事、聽取意見之外,最初的目標是想達到「安撫傳統左派和減輕受統戰團體倒董的氣氛」。筆者提過多次,過去一年來,香港幾乎是上、中、下層都存在著對董建華不滿的怨氣,甚至在七一大遊行之前,連傳統左派的團體,私下也有類似「反董」的聲音,這次的大規模安排上京,首先的原意就是要安撫這批挺二十三條有功的人士,亦讓這批「隨時要跟中央政府、特區政府轉馬太(例如立場要由二十三條必定立法到暫時擱置立法是好事)的人士」,覺得受重視。

 

主調仍是政治分離

 

上京的人愈多,聽的話愈多(其實中央政府另外派了人來港,了解一些異見分子或者獨立人士的看法),中央領導人會開始發現香港的情況,不是他們想像那玲眾獢A徐匡迪的開腔,顯示中央領導人對於處理港事轉趨積極,好事是他們肯面對現實(了解香港作為面向國際的接觸點),不想香港失去原有的作用,壞事是基於特首的無能(另一方面,是因為開始感覺到董建華最近開始「任意為之」,例如在尋找財政司司長的過程之中,對於港澳辦提供的名單完全忽略),「出手干政」之心愈來愈強。

 

過去兩個月來,中央政府對於「七一大遊行」一直採取間接迴避的態度,官方公開的做法是小挺董、大挺港,另方面以實際的利益,例如CEPA、開放讓更多內地人來港旅遊、人民幣離岸中心等等措施,短期刺激香港人的經濟信心,忘記政治上和社會議題的不愉快。中央政府和特首兩個月來的主調一直是將政治與經濟分開,甚至特首撤回二十三條立法的說法也是「香港人只關心經濟」,意味搞好經濟之後,就可以重提二十三條立法。

 

高規格接見保皇黨

 

徐匡迪前天的說法,傳媒的焦點去了好事、壞事,但是首次承認「香港問題要解決的事情有很多,有經濟方面的問題、有社會方面的問題、也有政治方面的問題」,政治問題究竟指什洸O?日後台港關係發展可能是一個新戰場,亦可能關係到目前的政制扭曲反常情況,這些方面都有待進一步理解,不過,倒是一個新說法。

 

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上京述職,只按官方格局由負責香港事務的國務委員唐家璇負責接見,但是兩大保皇政黨民建聯和港進聯則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與政協副主席徐匡迪接見,都有打氣和安撫作用(尤其選舉在即)。

 

徐匡迪講的話,雖然代表中央政府的調子,但當中也很有「個人風采」,眾所周知,徐氏當上海市長的時候,一下子將上海弄得「國際知名、脫胎換骨的現代化」,並與香港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展開香港與上海孰好的「非正式之爭」,僅是爭奪興建迪士尼樂園過程,過招萬千。這次他以政協副主席身份批評:「特區政府作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政府,確實過去也沒有行政方面經驗,也難免在某些問題上,處置方面可能有不是非常恰當的地方」,算是對於特首和其執政班子過去六年的執政,代表中央下了論斷,私下亦算對香港報了「一箭之仇」。相信不高興的除了特首之外,聽了這話最不開心的會是曾蔭權。

 

(刊載於2003912日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