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系教授張炳良:23條可寬政局不能亂 

 

上周五,特首董建華突宣布撤回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反對派諸多揣測,有擔心董再提法案時或更嚴苛,有批評此舉乃旨在保住民建聯之選票。儘管董的宣布有點突然,卻屬有[可尋。

 

去年董政府全力推動 23 條立法,是否存在所謂中央定下之「死線」,宜放於具體政治時空堬z解。 90 年中央頒布《基本法》,在 23 條作出規定,特區須就叛國、分裂國家、煽動、顛覆等行為自行立法,固然源於「六四」後對香港政治上不安心,怕它變成反共顛覆基地。但港人一直擔心 23 條立法剝奪香港自由,政治上抗拒很大,故才一拖再拖。

 

當前 23 條立法反變小節

 

從中央立場而言,《基本法》既已規定 23 條立法,則不能不立,以完成所謂憲制責任,但是立法時機和內容,則屬可商議之事,反正 97 回歸順利。去年董建華連任之際,中央及董班子雙方皆認為時機應已成熟──一方面回歸5 年後港人對中央的信任處於高點,對內地不若回歸前那麼害怕,另方面董推出問責制及組成新班子,令人耳目一新,帶來政治小陽春。也有左派意見認為趁國家領導層更替、欲建開明新形象之際為 23 條立法,可取得最有利的政策空間。他們也怕,把立法延後,會衝擊 2004 年立法會選舉,既然娘要嫁人,早勝於遲。

 

時間表就是如此形成。假如在立法內容上,董政府能多聽社會各方意見,特別是反對派和法律界聲音,向中央陳情,爭取擬就一套能過民意關的草案,則立法一事未嘗不可壞事變好事(即既把 23 條懸疑清晰化,又可向中央交代)。只可惜,董過於依賴親中陣營的偏見及其對中央取向之估計,故一旦政府內部拍板,再經請示中央確認,遂成為缺乏政治彈性的燙手山芋。

 

中央其實一直把 23 條立法以政治看待──法最終是要立,但也總不能造成政治上承受不了的危機。因此去年 12 月反 23 5 萬人遊行後,已讓董作出修訂,務使爭論降溫。可是由於董班子民望太低,推銷過硬,而保皇黨(尤其是民建聯)在議會中霸王硬上弓,故愈弄愈糟,民怨沸騰,搞出「七一」 50 萬人示威來。但事後為求保住董及左派面子,在爭取7 9 日如期立法的前提下,仍予董作出三大修訂讓步的綠燈,只因自由黨「倒戈」致誤點而已。

 

對中央來說,當前香港最大問題是消弭社會紛爭,搞活經濟,恢復國際及港人信心,穩住董政權,也為救左派,使不為民主派所乘而於明年立法會選舉中被清檯。在此大政治下, 23 條立法反變成小節,時間性根本不是問題,反正香港現在並非出現造反之勢,完成憲制責任徒屬形式而已。

 

政府進可攻退可守

 

不把國安法案撤回,則 23 條問題仍為立法及政治焦點,撤回了便「去議題」化,海闊天空,政府進可攻、退可守。若因中央經濟救港及民建聯穩住陣腳,民主派無機可乘,則待明年立法會選舉形勢明朗後,仍可在適當修改下把 23 條重上議會,不然,甚或可就此擱置。

 

對中央來說,當務之急,乃特區維持穩定,政制上繼續受控。 23 條可盡量寬,但政治上不能亂。

 

(刊載於2003911日明報論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