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子健:二十年的民主倒退

 

各界人士絡繹上京,大家聽到中央領導人說一些比較開明的說話,便馬上高興一番。當領導人並沒有以嚴詞否定與民主派會面的可能性時,不少人便充滿期盼。

 

作為長期關心本地政治的社會一分子,目睹這種光景,我感慨萬千。二十年間,香港人的民主訴求似乎不進反退,對中央政府的要求的標準也是不進反退。

 

二十年前,中英關於香港前途談判進行得如火如荼。當時也有不少本港民間團體與中央政府溝通,表達對香港前途的意見。

 

八十年代更為開放

 

還記得當年港大學生會曾經去信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要求中央同意在回歸後香港實施「民主港人治港」。當時趙紫陽覆信對此要求表達了正面態度。

 

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基本法起草工作展開。草委會吸納了民主派人士李柱銘和司徒華。諮委會雖然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但成員代表性相當廣泛,遠勝現時推選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諮委會執委會內亦有民主派人士,而諮委會的諮詢活動基本上是開放的,各派人士、各種政見可以百花齊放。

 

基本法起草期間,民主派人士爭取「八八直選」,曾經上京向中央官員表達意見。大家雖有爭論,但中央政府並沒有關上大門。

 

我把八十年代中央政府與港人溝通的情況較詳細地交代,是希望能凸顯出今天中央政府的所謂開放,與當年還有一段距離。那個年頭,我們認為中央政府未夠開放。今天,中央官員說幾句比較得體、持平的說話,我們便已經高興也來不及,這不是很可悲嗎?

 

有人會提出,是「六四事件」破壞了民主派和中央的關係,而民主派到今天還堅持要平反六四、還在組織支聯會活動,很難怪中央對其採取封殺政策。

 

即使上述說法成立,讓我們把「六四事件」放在一邊,為甚麼中央沒有安排大律師公會上京表達意見?民協也要求平反六四,在回歸後亦被容許參與臨時立法會,為甚麼中央對他們沒有安排?

 

政治方針仍見落後

 

「六四事件」只是港人與中央關係的一個片段,不應誇大其作用。這個關係的根本問題不在港人這一方,而是在中央那一方。到今天,中央對港人採用的是作敵我劃線、親疏劃線的方針。這種方針產生的問題包括:在不少港人中間製造疏離感、中央不能全面聽取意見,部份港人以吹捧拍手段爭取被視為「親近」人士,甚至有部份人以揣摩上意作為處理香港事務的考慮。

 

上述的政治方針帶茪什窵X千年封建殘餘的影子,與現代政治格格不入,不可能用以管治香港。特區領導人主動迎合這種政治方針,因此破壞管治質素,造成種種施政流弊,這些都不是偶然,而是香港回歸中國後,現代社會遇上落後政治思想所不能避免的悲劇。

 

中國在現代化道路上蹣跚而行,我們的期望不能太高,也不能太心急。所以,對中央採取敵視或對抗的做法並無好處,但我們不應該放棄自己的價值觀。我們感慨不是因為中央政府在政治現代化上的反覆,而是為甚麼港人那麼容易就降低了自己的要求。

 

(刊載於200310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