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洛:解讀1123區選的意義 

 

剛於周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有什麼啟示,是中央和特區政府不能掉以輕心的課題。從市民參與投票的熱情以至民建聯的「民生路線」的敗績來看,七.一大遊行不可以被簡單理解為一件獨立的政治事件。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爭議喚起了廣大市民的抗爭意識,而七.一就體現了群眾的力量,奇[地令當權者放棄不受社會接受的立法建議。七.一是新一輪民主運動的開放,其重要的意義在那「是非黑白」的精神,集成了市民的信念、認知和決心。明乎此,支持民主的聲音不會在強權下退縮,更不會透過經濟增長分解吸納。特區政府的管治危機,隨時又一觸即發。

 

政府反應 抽離迷惘

 

綜觀特區政府就區議會選舉的初步回應,董班子表現得抽離和迷惘。特首對破紀錄的投票人數感到驕傲;何志平局長則感到光榮,並表示會將新一屆委任區議員的名單交予特首考慮。民建聯主席曾鈺成請辭之際,將該黨慘敗的部分原因歸咎於特區政府的低民望水平。至於自由黨和港進聯卻因為民建聯首當其衝,避過這次震撼得而獨善其身。自七.一之後,特區政府和親政府的黨派愈來愈弄不清楚自己的政治座標,苦於在由民意、中央政府和既得利益者形成的百慕達三角內打轉。

 

以這次區議會選舉為例,其作用有如一次全民公決,對特區政府和支持它的黨派投信任/不信任票。只有從這個角度才能明白為何市民如此緊張要參與這次區議會的投票,和解釋一向重視落區實幹的民建聯的失勢。市民既然沒有辦法令特首退位讓賢,只好把不滿投射在最大的保守黨派民建聯身上。展望明年,在立法會選舉和政制改革諮詢的主導下,各政黨真的要好好思考如何明確回應「還政於民」的強烈訴求。若政黨迴避所謂「政治」議題,很容易被市民認定為反對民主的保守派,對選情極為不利。一日有選舉,香港的市民仍然控球在手。七.一的精神力量,可一、可再。林瑞麟局長這兩天常說的「審時度勢」,會是這個意思嗎?

 

特首要做兩件事

 

特首現在要做的事有兩件。第一,停止以增強區議會「代表性」為名,額外委任地區人士入區議會。若果何志平局長真的掌握民情,便應該盡力說服特首董建華不去再做此等自我製造危機的錯誤。仍深受平機會風波困擾的何志平局長想是最有資格向特首形容自討苦吃的經歷,再說,自王見秋事件後,傳媒和輿論更高度重視委任人士的資歷和人格素質,萬一又再有令政府尷尬的事故出現,何志平局長恐怕最終都是要秉承問責的精神下台才能平息民怨。有論者擔心政府會委任參選落敗者入區議會。我們的領導班子也許不會如此魯莽行事。不過,即使任何有政黨背景的人士,或者是剛退下區議會不參選的前區議員,都不適合委任。前者會令巿民覺得政府偏幫某些政黨,目的是在選舉之後干預區議會的政治力量對比。至於後者則令人感到政府在大派政治免費午餐。要前區議員繼續貢獻社會,大可在其他諮詢架構找位置安排,否則便侮辱了參選人的心血和選民的智慧。

 

特首要做的第二件事,是放手讓全港巿民公開辯論政制改革的步伐和安排。經過七.一和區議會選舉後,特首不可能、更不應該再錯估形勢。自以為是、罔顧客觀形勢的特區政府已經傷害了社會團結,令社會不安、分化,更促成中央高度介入特區管治。這些發展跟「一國兩制」的精神和香港巿民的期望背道而馳。事到如今,中央和特首本身都要明白,大有為政府是做不成了;挺董也只是勉強支持著一個「依法治港」的看守政府而已。倘若中央有心挺港,便要明白香港的民情,硬挺民建聯的結果會跟硬挺董特首的結果差不多,只有愈幫愈忙。也許近日格魯吉亞總統謝瓦爾德納澤自行引退,讓人民選出新的領袖的例子對我們有不少啟發。反對派領袖薩卡什維利讚揚前總統的果斷決定時,說「歷史會對他有正面評價。」謝瓦爾德納澤是前蘇聯外長,自然很明白既然已經失去人民支持,便只有順應民意的道理。

 

要挺港先肯定七一精神

 

一一.二三的區議會選舉的大贏家是七.一精神和由之而生的人民力量,為的只是一個管治得合乎民情的香港,為的是在「一國兩制」下一個互相包容、尊重的中央特區關係。這場以「還政於民」為口號的社會運動可以發揮的健康力量不是民主派的專利,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民建聯、自由黨等政治取向不同的力量不應視之為洪水猛獸。但他們在重新評估香港的形勢,反省自己的定位和方向時,都必須在面向群眾和背向群眾之間作出抉擇。要挺港,就必先肯定七.一精神。

 

(刊載於20031126日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