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炳良:董視危機而不見,大遊行只當一場虛驚

 

「七一」後董建華堅持幹下去,而中央也力挺他依法施政,一般以為他總會汲取教訓,在管治風格和實質上作重大調整,以期在餘下四年的特首任期內「撥亂反正」。可是看來他未肯擺脫其惡性循環,還是在老路上徘徊。

 

董似乎不明白有梅菲定律(Murphy's Law)這回事不利之事情往往接二連三,危機可一浪繼一浪地此起彼落,故為政者需有充分的危機意識,既防患、也防變,而且政治事故也往往像流感病毒般,不斷變型變質,初則看似小事,但若輕率處理,最後會一發不可收拾。

 

每當自我感覺良好、甘於安逸之際,也往往是最易受襲、疏於警覺之時。董建華乘著去年連任引入主要官員問責制,起用政治任命新班子,曾掀起社會高漲的預期,人們期盼能迎來新政新風,一時間董之民望有所回升。可是萬萬意想不到原為挽回其政治聲望而設計、為強化其管治能力而部署的問責制,竟演變成為葬送其政治生命的斷頭台由於他聲聲說要加強問責、釋政務官系統之兵權、大權歸一,社會上也就以假戲真做去回應其國王之新衣,全城事事向他及其班子問責起來。問責制成為管治危機的溫床,所謂「獵頭文化」,源頭實來自董本人。

 

董乃政治門外漢,且一心要以「去政治化」來應付政治,一直缺乏危機意識,其幕僚亦毫無警覺,只管滿足其偏見,任由身邊的炸彈爆炸燃燒。前財政司長梁錦松買車事件,由於不及早以政治處理,最後賠上了梁的政治生命及個人誠信。

 

沙士事件,造成近三百人死亡、經濟嚴重損失,民眾要追究責任,可是董建華不知形勢險峻,不聽各方忠告,力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搞專家調查,揚言「對事不對人」,還以身處風眼的擎盓蔽禶言簽j本人主持,造成所謂「楊永強調查楊永強」之局。但護楊不成反害楊,使楊之政治誠信一沉不起,如今專家報告書不受社會接納,立法會要重新調查,政治風雲再起。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董原以為可乘其連任之一時強勢去推動完成,如此如意算盤,假若當初願意與本地法律界合作,爭取在《基本法》框架內草擬最能維持香港法治傳統與自由價值觀念的法律條文,以港人意願去定位,未嘗不可創造一個多贏局面,可是董卻從一開始便漠視二十三條之政治敏感性,以為靠保皇黨在議會中佔多數去霸王硬上弓,只重「國家」安全而輕人權自由,處處不信人民,遂激發五十萬人上街。

 

多宗事件,均顯示事情當初並非注定敗北收場,但董以善於好事變壞事、壞事變得更壞,事事以為去政治化便可不了了之,殊不知事物有其規律,政治揮之不去,硬去否定政治而不作理順,只會使問題更為政治化。

 

七一之前,在上述危機在發酵擴大時,董建華只埋首於搞其中港經濟融合大計,以為只要爭取《更緊密經貿合作安排》(CEPA)早日落實,便能沖喜政治處境,在面臨以萬計市民參與大遊行之際,他只期望靠溫家寶總理訪港,帶來CEPA大禮,便可以京風抵禦港風。事實說明,效果恰好相反。

 

七一至今,董建華似乎仍致力於靠中央經濟挺港措施去填補其管治能量赤字。他已變成一個全面向北看之香港特首,事事靠中央出手,向中央爭取這樣或那樣的特惠,使特區在內地省市眼中變成了全國最大「國企」臃腫而不中用、一切靠國家補貼。長此下去,香港無「特」可言,由燦爛明珠淪為國家包袱。

 

收回國安法案,本來可予特區休養生息之空間與時間,董政府本應善用機會,處理好社會中各項基本矛盾,拉近政府與民間(包括反對派)的距離,多作溝通、多搞共識,多做幾件實事,與人民共同再出發。惟有一個具較高吸納性和凝聚性的政府,才可領引全社會及企業,去打造新經濟,逐步度過當前逆境。

 

可是董只說不做,並縱容種種倒行逆施的事情接連發生。七月中他上京述職前,曾公開向港人宣示汲取七一教訓,會廣開議政渠道,多吸納中產專業人士進入各諮詢及法定組織,但是他實際上邁出了什麼樣的步子?至今三月,政府的吸納圈子怎樣見得擴大了呢?

 

近日維港巨星匯及平等機會委員會新任主席無理解聘候任行動科總監事件,使愈來愈多中產者以至普羅市民,深深感到,特區政府在董建華的「領導」(或「缺乏領導」)下,除了缺乏問責、政治保守外,還呈現種種公私不分、程序不依、濫權弄權的現象,簡直是由上而下、由內而外的逐步腐蝕起來。

 

以沙士疫後重建經濟為名,政府竟大灑金錢,花十億元去搞宣傳活動,而以巨星匯為例,一反正常公帑使用規範,一聲與私人機構合作便可為所欲為,毫無監管問責,一切由長官拍板,處處表現為「老友政治」(Old Chums Politics),簡直是在開問責政治之倒車。

 

平機會事件,深刻反映董之用人之道,他竟肯「破例」容許新任主席既支退休長俸、又支平機會主席高薪,而此人上任要務竟是處處否定前任主席的舉措,其解聘總監之決定,充分暴露狹隘的派系之見和不尊重程序公義與委員會集體決策之濫權弄權心胸。為何董特首竟會找來這樣的一個人去主持維護公平機會與公義的工作?

 

過去兩周,上述危機在發酵中,董不屑一顧,只醉心於向中央爭取中國首位升空宇航員楊利偉訪港,期以此沖喜局面,連太空人也要動員來救港,董建華治港之道難道已接近山窮水盡之境?他愈是去迴避危機,危機卻在不斷冒出,既消耗其僅餘之公信力,也在消耗香港之體質。山雨欲來,當另一政治風暴爆發時,請董不要說:他並未受過警告。七一乃最大之示警,但他只看成一場虛驚。

 

(刊載於2003115日信報)

 

註: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王見秋先生已於116日請辭,詳情請進入雅處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