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星期一,三名示威者被裁定組織及協助組織未經授權遊行罪名成立(香港特別行區訴梁國雄及其他二人,案件編號:KCC8456/2002)。總裁判官李翰良在判刑後批評控罪本身帶政治性質,質疑是否應交由法庭處理,但既然案件已交給法庭,他亦須維護法律尊嚴及公眾利益作出判決。最後,總裁判官認為該次遊行沒有任何人有暴力的意圖,實際上也沒有暴力行為,是一個和平的遊行,被告亦只是想表達意見,遂輕判三人自簽500元,守行為3個月。

 

裁決一出,民主派議員及人權團體認為裁決不公,批評政府有選擇性地執法 和進行政治檢控事件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建議,帶出兩個重要訊息:

 

1.      政府強調由法庭作為最終的把關者, 以及政府不合法的行為將為法院所推翻的說法並不成立。從這宗判案可見,法院雖認為案件是政治檢控,加上是次的遊行是和平地進行,但苛法在前,法官不得已也要判處被告有罪。

 

2.      有人認為「立法嚴,執法寬」是一個可行的做法,可是政府在「財富論壇」用《交通條例》拖走支聯會汽車、以阻街罪檢控法輪功人士,以及近日檢控陶君行和劉山青組織未獲授權遊行等,顯示政府隨時「以苛法治人」,選擇性地對異見人士進行檢控。記得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曾公開承諾,不會單純以缺乏通知為理由作出檢控,必定會考慮集會整體情況有否破壞公眾秩序,或者侵犯他人權利,從這次事件可見,政府出爾反爾推翻以往的公開承諾。政府「立法嚴,執法更嚴」的取態在這次事件上表露無遺。

 

瀏覽裁決理由要點,請參看附件(請用Imaging軟件開 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