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法律政策專員區義國及政府高級律師異口同聲指出,英國上議院近期一宗個案 Regina v Shayler 判決英國《官方機密條例》符合《人權法》,法官並認為無須在《官方機密條例》加入公眾利益的免責辯護。官員引用上述理據以支持詢諮文件涉及竊取國家機密部分並無不妥。

 

然而在同一宗個案,英國上訴法院認為基於公眾知情權,縱使洩密者Shayler要面對刑事檢控(該案正在審理當中,詳情可參閱英國衛報就Shayler的專題報導),傳媒有權保留及發佈這些政府認為是機密的資料。現提供詳情給讀者參考。

 

2000年上訴法院否決警方申請指令《衛報》及《觀察家報》交出所有Shayler提供有關軍情五處(MI5)的資料,包括暗殺利比亞領袖卡達菲計劃。

 

法官指出,單以國家全安為理由並不足夠,政府須要提供令人信服的理據,否則公眾是有權知道事件真相,而傳媒作為公眾的耳目,他們有權調查及外界發佈事實。此外,言論自由、免於自証其罪(self-incrimination)的權利是生於普通法體系之內,更是確立於《歐洲人權公約》之條文之中,不容政府任意干擾。

 

最後,法官認為,執法機關或國家不可因阻嚇、減損、妨礙、遏制個人言論自由及傳媒調查、發佈資訊的自由為目的,隨意進入私人處所。

 

今年7月,英國民政處(Home Office)批准Shayler可發表揭露他在「軍情五處」工作時的所見所聞輯印而成的小說。

 

此外,香港的情況與英國的亦有所分歧,包括:

 

l        特區政府建議加入一項英國所無新的罪行,即不論從何渠道取得,只要把未經授權而取得的受保護資料,作出未經授權和具損害性的披露,即屬犯罪。該建議嚴重妨礙傳媒發放一些被政府認為是機密的資料,若類似Shayler的情況發生,傳媒極有可能被禁止發佈機密資料,甚至要主動交出資料給政府,否則便會觸犯刑法。

 

l        特區政府建議加入一項「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與香港特區之間的關係的資料」,卻沒有就其定義下一清晰界定。外界無從得知該項是由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或由兩地政府共同界定,或者會否跟從內地法規將資料分為“絕密”、“機密”、“秘密”等類別;又或者雙方對某資料的定性有分歧的時候如何解決等問題,均懸而未決,況且並無法院案例可援,容易令本地傳媒誤觸地雷。

 

l        最後,英國在數年前訂立了《資訊自由法》,確立了市民獲取政府資訊的權利,香港現時只有行政守則,政府的透明度遠遜於英國。在香港這種不平衡的情況,訂立公眾利益的辯護有其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