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IT界成為磨心國安法設豁免機制      單仲偕

 

 

  《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清楚暴露立法建議與電訊法例之間的矛盾。

  以傳送訊息為例,《電訊條例》(第106章)第24條要求,任何電訊人員及公務與電訊服務相關的人,不得故意不發送、故意截取、扣留、阻延任何訊息。但條例草案新增「處理煽動性刊物」罪行,令曾接觸煽動性刊物的人,有機會被懷疑藉處理這些刊物,煽惑他人犯叛國、顛覆或分裂國家。

  面對上述問題,傳送者(carrier)究竟應該保障客戶的私隱和資訊自由,以身犯險--即使可能具煽動成分的訊息,亦一律來者不拒;還是應該為求自保,事先過濾訊息?

  在沒有豁免機制的情況下,無論業界採用哪種方法,都不能解決問題:前者,傳送者須面對可能被懷疑的危機;後者,則為法例所不容,更叫業界斷送爭取多年的客戶信任。

  雖然政府必須在庭上證明被告人有煽動意圖,才可令被告人入罪。但面對警方的調查,早叫人吃不消,亦對傳送者構成巨大壓力。再者,處理煽動性刊物的範圍廣泛,即使以「導管」模式傳遞資訊,在欠缺豁免機制的情況下,亦不表示沒有機會犯法。

  除此之外,若有人透過電子途徑(如黑客)干犯與國家安全有關的罪行,警方將可運用新增的調查權力,在沒有法院手令的情況下,搜查及檢取有關傳送者的系統資料。

客戶私隱難保障

  可是,《電訊條例》第24d)條要求,任何電訊人員如非依據其職務或法院指示,不能向第三者(非訊息致予人)複製或披露有關訊息的大意。由於傳送者存有大量的客戶通訊紀錄,此舉不但會損害客戶的通訊自由,亦妨礙業界保障客戶私隱的工作。可見,IT業界又再次成為「磨心」。

  其實,對IT業界來說,條例草案仍有許多不清晰的地方,例如﹕包含煽動訊息的網站會否被查封?怎樣才可確定訊息帶有煽動性?對訊息抱有懷疑,可向哪些政府機構查詢?

科技演進添問題

  科技進步令不少軍事訓練行為可在虛擬環境進行,而市面亦流行各式各樣用軍事作為題材的電腦遊戲。那活A這類電腦遊戲會否按「非法操練」罪,被定為「軍事操練」的工具?純粹保留現行條例,並未能解決有關科技改進和電子娛樂的問題。

  在法案委員會會議上,筆者曾提出多項建議,期望盡量減低條例草案對業界騷擾。

  第一、收窄處理煽動刊物的覆蓋範圍,並設定豁免機制,免除有人僅因為擔當傳訊人的角色而受牽連。英國《誹謗法1996》第13)條,清楚界定刊物撰寫、編輯及出版人的身份,例如若有人只涉及以電子媒介處理、複製、分發及出售,或作為通訊設備的運作人/通訊服務提供者,而他又不能有效監督他人使用通訊系統或利用通訊服務傳送資料,則不會被視為刊物的撰寫、編輯及出版人,因此,政府可效法此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明確界定非刊物撰寫、編輯及出版人的身份。另外,政府更應豁免所有電訊管理局(OFTA)所發出傳送者(Carrier)及公共非專利電訊服務(PNETS)牌照持有人,有關傳送客戶訊息的法律責任,以清晰業界在傳遞資訊中的角色。

  第二、研究《電訊條例》(第106章)第24條、電訊牌照條款及電訊管理局局長指令,並在保障資訊自由的前提下,修訂條例草案,消除現行法例與條例草案的潛在衝突;第三、警方在檢取通訊資料、搜查傳送者(Carrier)及公共非專利電訊服務(PNETS)牌照持有人持有的客戶通訊資料時,必須先取得法院手令;第四、修訂現行有關非法操練的法例,解決有關「虛擬操練」的問題,並釐清有關罪行的犯罪意圖和目的,以保障市民的權利。

  總括來說,筆者認為條例草案許多細節,並未考慮科技發展所帶來各方面的變化。若要穩守香港作為亞洲電訊樞紐的地位,釋除業界的疑慮,為IT界設立豁免機制,並為條例草案關鍵字眼訂下更詳細定義,實在不容遲疑。
 

信報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