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5月17日

立法會《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席上

討論要點

 

《官方機密條例》內的竊取國家機密罪行

 

曾任《基本法》起草委員的李柱銘表示,在他有份參與起草基本法的階段,第二十三條內有關禁止竊取國家機密行為,並不包括禁止披露機密,但現在政府建議的立法條文,卻把未經授權而作出具損害性披露定為新增罪行。指出,建議的立法內容超出《基本法》要求的範圍,但政府經常以「鰣^國管治黈伬堀ㄕ部v作為辯解,忽略現在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令條例草案沒有「與時並進」。

職工盟議員李卓人也說:「點解政府用舊時鼤揖去睇國家機密?最高指示都話要與時並進,點解保安局唔做?」

律政司法律政策專員區義國認為,《基本法》所指竊取國家機密的意思,不能夠照字面理解,應該包括「透露一些不應透露的事」,因此政府建議的立法,必須在處理「竊取」行為的同時,考慮未經授權披露的行為。

國家機密資料包括國際關係及中央管理香港事務的資料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質疑,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就非典型肺炎建立通報機制,也涉及中港關係,而中國與國際關係的概念也很闊,包括中國向國際機構如世界壎芠梒援狶@的承諾,因此披露中國在非典型肺炎爆發初期所隱瞞的疫情,也可能墮入二十三條的陷阱。

區義國指出,公共壎籵瓣屬於《基本法》下由中央管理的香港事務,因此即使在內地是機密的資料,在香港也不算危害國家安全。

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反駁,若揭露那些資料,可能影響中國對國際組織如世衛的承諾和關係,會因涉及國際關係及有損害性而入罪。

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表示,有關竊取國家機密及非法披露的罪行,並不適用於中央駐港機構人員,包括中聯辦人員及駐港解放軍。她說:「香港國安條例唔會處理,但他們返內地時候,內地可以內地法例處理。」 但她承認,新增受保護的「中央與特區關係資料」,若果依照《基本法》所定範圍,中央與特區關係資料可以包含很多事情,但她強調最重要是披露的資料是否有損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