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人大釋法 三輸局面

 

董建華今年初發表施政報告後,筆者曾說「特首無能,釋法危機再現(113日本欄),可惜不幸言中──中央當局日前宣布,人大常委在下月上旬的會議,將就《基本法》附件一第7段及附件二第3段作出釋法。

 

《基本法》第158條訂明,《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人大常委。從法理角度,權在中央,但其殺傷力有如核武,不能輕用。若說中央不同意在0708年實施特首與立法會普選,這信息已清楚不過;即使民主派在9月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數議席,也未必可以啟動附件一所載,更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三部曲」程序(即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以及與人大常委批准)

 

若一如外界所料,人大釋法是要確立只有中央才能啟動修改特首選舉辦法的程序,那釋法便變相在三部曲之前,額外再多加關鍵的「一步」。

 

附件一第7段「07年以後」的解釋,特區政府與內地護法已說過包括07年,只要符合上述「三部曲」,特首產生辦法是可以更改。更何G90年頒布基本法時,草委會主任姬鵬飛的講話也包含這意思,若這次釋法推翻以往的說話及理解,這是變相修改《基本法》,不是釋法,亦不符合《基本法》第159條訂定的修法程序。

 

07年是否適合推行普選?或何時才適合?這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應該透過各方討論與協商達成共識,不應憑藉強權、透過釋法,以擬似法律程序解決政治問題,這並不符合法治精神。

 

釋法造成破壞早有先例可援,99年人大就居港權爭議釋法,傷口至今未復元。上星期政協委員李國強還說,不排除日後出現更多釋法事件。試想想,就政改而言,何謂「實際情G」、「循序漸進」,以至其他範疇,如有關金融、財政預算、公務員薪酬等,《基本法》內各項條文,人大常委可同樣以免除各方爭議為理由,自行釋法,那還談什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這次人大決定釋法,連曾蔭權司長也承認他只是臨時被知會。特區政府正就政改涉及的法律原則進行諮詢,如今諮詢尚未完結,中央便急不及待釋法,明顯地就政改問題架空特區政府,特首亦已失去了他唯一資產──作為中港之間的橋樑,也虧政府官員與親中人士還厚蚚C,對釋法拍手叫好。

 

就中央與港人關係而言,有不少人對於0708年普選,也願意聆聽反對意見,期望謀求共識,但卻不能接受釋法對法治造成的傷害。中央這次釋法,只會將更多港人推向對立面,爭取普選的矛頭亦由特區政府轉為中央當局。對國際社會而言,釋法所造成的震盪,亦大大打擊它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歸根究柢,香港所面對的不是一個法律可以解決的問題:政不通、人不和、選舉不公平、政策向商界傾斜、民怨不止,凡此種種不會因為釋法而得到解決,中央政府亦因此輸掉得來不易的民心。釋法的結果,是中央、特區政府與港人「三輸」,這一著的確是愚不可及。

 

(刊載於2004年3月30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