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助理國務卿專責東亞及太平洋事務施理華(Randall G. Schriver)在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上的發言摘要

 

無論是一九九七年前或後,美國對香港政策的基本目標都是一貫的:我們希望幫助香港人保障他們的繁榮和生活方式,這也促進重要的美國利益。

 

去年的事件充份顯示香港人渴望推展民主進程,這是他們在《基本法》下的權利。美國一向很清楚:我們長存的政策是,香港應該邁向更多民主和普選。當下最重要的是,香港政府要全面諮詢公眾,如何邁向一個更能全面代表港人利益的政府。

 

正如國務卿鮑威爾在一月說:「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敦促要公開及坦誠討論,透過選舉改革和普選,去促進憲制改革和民主化。」

 

民主建基的前提是,社會有不同意見,而民主社會是用投票箱來平息歧見的。今天香港的歧見在於如何更好去管治,而不是某人或某團體是否愛國。我相信,香港政府及市民都是根據回歸時的安排內容,致力維持繁榮安定。他們大多相信,改革政治架構和改善政府與受管治者的溝通,對香港前途最有利。具良好意願的人最不想介入的是,爭論誰最愛國或香港有人受外面的人影響這些沒有用的辯論。最佳的方法是讓香港各種政見的所有團體,去制訂負責任的立場,貢獻於解決香港的管治架構。

 

我們的看法是,香港人在過去八個月已重複向政府表達了觀點,現在是香港和中國政府聆聽他們的時候了。

 

重要的決定和抉擇,必須由香港當局去做。北京也會就香港前途下決定。中國主權是現實,這將大大影響到致力香港民主人士的成功。最近一些據稱發自北京權威聲音的言論,反映出對香港民主發展極之不安。中國有人甚至說,有外國勢力幕後指使香港支持普選的和平遊行。這種講法反映徹底錯解公共辯論在開放社會的角色,這種公共辯論正好可以促進那種政治、經濟、社會和公民發展,對香港的穩定繁榮,以至對中國的利益都不能缺少。

 

縱使有這些聲音,但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同意一件事:我們需要香港和港人成功。從我們來看,保證香港持續成功的最佳方法是繼續邁向民主化。現代政治權利和自由,對香港這種大都會式先進社會的成功極具關鍵。

 

我們尊重中國主權,但以坦率直接的態度向我們在香港和北京對話人道出這些觀點。我們非常樂見香港保存現有自由,以及香港依《基本法》繼續民主化,中國明白這一點很重要。如果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受挫,會損害美國跟中國關係。我們沒有人──在香港、在北京、在華盛頓或其他地方──會因此得益。

 

對我們及全世界尊重及珍惜民主的人而言很重要的是,香港保持為開放包容的社會,具有活躍和演變的政治文化。這個政府將繼續把這個看法,告訴給香港政府、北京中央政府及香港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