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人在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就香港民主狀況聽證會上發言全文

主席先生:多謝邀請我出席今天的聽證會,講述我對香港民主發展的意見。我是香港職工會聯盟的秘書長。職工盟是一個獨立的工人組織,一直致力爭取香港工人可享有合理工作的權利。目前,職工盟共有六十四個屬會,代表來自各主要行業和職業、超過十七萬名工人。我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直選議員。

我和職工盟都認為,政治權利是勞工權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民主政制亦是確保工人享有合理工作權利的必需條件。這些勞工權利,都受到《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的保障。基於這個原因,我們自一九八○年代起,已一直積極參與香港的民主運動。

無可置疑,香港的政治制度是偏向商界利益。在英國殖民管治下,香港總督是由倫敦任命,行政局的成員,差不多全數由幾家大企業的代表壟斷。中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後,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在首十年內,行政長官由一個選舉委員會推選產生。在這個委員會中,商界代表佔有極大的比重。

這個不公平的政制安排對工人利益的損害,是顯而易見的。香港沒有制訂法例規管工作時數、沒有法定最低工資保障工人免受極端的剝削,而工會的集體談判權利亦遭到剝奪。香港是世上其中一個收入分布最不均的地方(在二○○一年,反映收入差距的堅尼系數達零點五二五,是歷史新高);而商界利潤佔生產總值的比例,則幾乎是所有發達經濟體系中最高的(香港是百分之四十五,而美國則是百分之三十)。

在不民主的社會,由於衝突不能透過正常的政治渠道化解,當遇到困難時,往往較難轉危為機。香港亦不例外。過去數年的經濟衰退,觸發了認受和管治危機。多次民意調查都指出,超過六成受訪者不信任行政長官,而大部分市民對特區的行政和立法機關都表示不滿。所有客觀證據均指向同一結論:目前的政制不可行,它不能令政府贏得市民支持,帶領香港前進。如不進行改革,香港的穩定和繁榮將會受損。

本地政治學者和評論員都認為,目前的政治困局主要是源於香港政制設計的缺憾。問題的核心,是沒有足夠的政治授權。唯一符合邏輯的解決方法,是以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和全部立法會議員。絕大多數市民亦認同這個觀點。一項最新的調查指出,超過三分之二受訪者贊同在二○○七年普選產生行政長官,超過四分之三市民支持在二○○八年以普選產生全部立法會議員。

港人要求在二○○七年和二○○八年實行兩個普選,是符合《基本法》的有關規定。按照《基本法》第四十五及六十八條,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方法,根據特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行政長官須先經提名委員會提名)。以香港的經濟發展水平、法治傳統、資訊流通,以及籌辦選舉的經驗(實際情況),我們已準備就緒,可在二○○七年和二○○八年引入普選制度(符合循序漸進的原則)。我相信亦沒有人會質疑,港人沒有能力選出他們的領袖。

主席先生,我必須強調一點,中國政府在香港政制發展的問題上,是有一定的角色。《基本法》附件一規定,修改行政長官產生方法的建議,須報請人大常委批准。港人(包括民主派)期望與中央政府展開理性和有意義的對話,就行政長官的產生方式尋求共識。

不過我得承認,中港兩地對香港的民主化進程存在重大分歧,而化解這些分歧並非易事。內地當局對我們的政改訴求的反應,至今仍與港人所渴望的,有一段距離。香港社會期望討論的焦點,是解決香港政治困局的具體方案,而非一些抽象原則。中國領導人就香港的民主改革提出了一些原則,包括愛國的前提和支持「一國兩制」等。事實上,只要這些原則是嚴格按照《基本法》的條文作出解釋,沒有一個港人會有所異議。

香港目前最不需要的,是本地一些權貴對民主派的無理指摘。這無助我們解決問題。遺憾地,本地商界不僅沒有帶領香港落實必須的政制改革,相反,他們為了本身的既得利益,不斷阻撓香港的民主進程。商界認為,本地政客不懂商業運作,所以香港未具條件實行民主。一名顯赫的商界領袖更警告,倘若實行民主,香港必定變成福利社會,令經濟崩潰,這些論據純屬荒謬。指直選必然導致福利開支大增,不僅毫無根據,亦不合邏輯。商界害怕的,只是一個公平的遊戲規則;他們不願看到,普羅市民有權參與香港的管治。

主席先生,雖然部分社會人士因中港兩地就政改的分歧至今仍未有收窄而感到沮喪,但我們同時也看到樂觀的一面。首先,中國領導人對問題仍未有最終定案。換言之,我們仍有機會就政制發展取得共識,而在二○○七和二○○八年實行兩個普選,仍然是一個可能的方案。

其次,國家主席胡錦濤強調,沒有民主,也沒有社會主義。今年初,他在法國國會的演說中透露,一旦條件成熟,將向全國人大提交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建議。由此可見,現在的中國領導人,是有決心在中國推行政治現代化的。香港的民主化,正是這個現代化過程的一個重要部分。在香港引入普選的經驗,對內地極具參考價值。

主席先生,去年七月一日,超過五十萬港人走上街頭,他們以最尊嚴的方式,捍壎L們的基本權利。港人再一次莊嚴地向國家領導人和國際社會展示,他們以香港為家,並且負責任地關心這個家園的前途和福祉。中央政府對這次歷史性遊行的反應,是理性和克制的,這正好是國家領導人決心維持香港的穩定和繁榮的最佳證明。在這些背景下,我有信心一個對兩地皆有利的民主改革藍圖,是指日可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