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在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就香港民主狀況聽證會上發言全文

我是香港的民選議員,爭取民主已經二十年。我有責任向國際社會解說香港民主的現況及港人的訴求。

有人批評我的國家忠誠,令我感到困惑,但卻不會影響我今天的發言。長久以來,眾所周知,我支持香港回歸和統一台灣。我反對台獨及藏獨。我認為香港成功落實「一國兩制」,有助統一台灣和我國的現代化。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中英雙方同意香港回歸中國。我國政府向國際社會及港人承諾:香港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我國政府亦曾向港人保證:立法會將由選舉產生,並確保現有的權利和自由。

此後,國際社會十分關注香港的民主發展和港人的自由。

我歡迎這聽證會,這是我們繼續表達香港的歷史過渡和發展的機會。

民主的優點一九九一年後,香港的立法會選舉,有小部分議席由直選產生。我們有言論自由、司法獨立及活躍的公民社會。

為了保障這些權利,為了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確保民主政制循序漸進,最終實現全民普選。《基本法》容許二○○七年的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根據既有的程序和修訂選舉的法例,便可實現全民普選。因此,我們要求二○○七年按《基本法》進行政制改革。

董建華政府的劣質管治,讓港人認識到一個民主和問責政府的重要性。民意調查顯示,港人希望直接選出自己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

最近,中文大學的民意調查顯示,有百分之六十八點七的港人要求二○○七年的行政長官,由直接選舉產生;有百分之七十五點六的港人要求二○○八年的立法會選舉,由直接選舉產生。香港大學也在去年十二月(二○○三年十二月十日至十四日)進行調查,得出相若的結果。最近由思匯政策研究所贊助,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執行的調查顯示,百分之八十八的港人要求政制改革,百分之八十一的港人支持行政長官由直選產生。

自由的重要為何民主對香港人這麼重要?

自由及法治並非抽象的理論。香港人真正明白:一個自由法治的社會,人們不會受到政府的隨意干預,人們可以計劃及選擇自己的生活,人們憑藉自己的努力致富,人們可以為下一代提供美好的將來,這是香港成為世界第八大貿易中心的根本原因。

香港因而成為一個開放及充滿活力的社會,人民可以直接,或者藉著民選議員,和平自由地發表政見。

和平示威去年七月一日,超過五十萬人上街抗議《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俗稱二十三條,並表達港人對民主選舉的支持。二十三條損害了我們的自由,包括新聞自由。

香港市民從二十三條惡法認識到:沒有民主政制,自由便沒有保障。今年一月一日,也有超過十萬名市民上街要求政制改革。

最近,我國政府新的領導人,對這些和平示威的反應非常謹慎。

我國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願意聆聽和關心香港的經濟發展,推行振興經濟的措施;二十三條草案終於撤回。

香港現在的情況是:董建華的管治已出現危機,不推行全民普選,就不能確保特區政府的有效管治、維護自由和法治。

愛國主義近來,香港對於愛國的定義有著廣泛的爭論。爭論由重新發表的鄧小平講話開始,發展至「愛國者」治港。

我們爭取民主,並非要求獨立。香港人希望我們的祖國,不但強大,而且偉大。

我們是真正的愛國者,我們認為民主是「一國兩制」成功的唯一基礎,並有助統一台灣和我國的現代化。

我國新領導人我國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在去年的沙士危機時,贏得不少港人的讚賞。總理溫家寶最近訪港,讓人覺得他是一個願意聆聽和關心民情的領導人,港人對溫家寶有著良好的印象。

去年,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澳洲國會發表演說:中國人民將會有更多參政的機會,中國會採取措施保障人民的合法權利。

胡主席表示:「民主是全人類共同的追求,各國都應切實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力。」

對此,我絕對贊同。我早前到華盛頓訪問時,曾極力爭取中國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國,現在已經成為事實。

北京正準備舉辦二○○八年奧運。中國已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確認了《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

這些重要的因素,讓我對我國的民主有著更樂觀的態度。

建立信任胡主席在二○○二年訪問美國時,對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表示,「中國需要深化對美國的認識,而美國亦要深化對中國的認識。彼此加深認識及信任會增進雙方的關係。」

這不但是至理明言,也是改進中美關係的好建議。儘管中美的國與國關係並不等同於中港的從屬關係,但我相信這建議也適用於我國領導人和港人之間。回歸七年,我們希望與國家領導人建立互信及合作。

我更希望我國領導人,藉著民主選舉,堅守和實踐「港人治港」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