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報道應豁免控煽動罪

湯家驊資深大律師

葉局長提出若干修訂,涉及煽動叛亂罪的修訂是,加入「意圖」及煽動非法行為的「可能性」。很可惜這些修訂對捍衛新聞自由並沒有多大的幫助,原因是每個人對「意圖」和行動的「可能性」理解和準則都不同。

傳媒一旦被控,問題就需要在法庭解決。被檢控的可能性本身就是一種無形的箝制。要真正消除這種威脅,應增加一項豁免行為,即從事正常新聞報道或轉載國際新聞不應被視為煽惑他人犯罪行為。

梁錦松先生買車事件及非典型肺炎襲港,證明了特區的新聞自由是何等的寶貴,亦突顯了維護現有的新聞自由是成功實踐「一國兩制」的關鍵之一。

可惜的是,《國安法條例草案》在這方面不但沒有對新聞自由作出明確的保證,在種種以言入罪的法例背後更暗藏白色恐怖的伏線。《國安法》立法後,寒蟬效應絕可能令傳媒被迫自我審查,大大收窄新聞自由的空間。這都是你我十分關心的問題。

《國安法條例草案》對新聞自由的威脅主要源於煽動及官方機密兩罪。

自我審查減少報道

現階段的《國安法條例草案》一旦成為法律,任何人士煽惑他人干犯叛國、顛覆或分裂國家等罪即屬煽動叛亂。叛國、顛覆及分裂國家等罪行的界定是如何的模糊不清在這媦且不提,草案條文對現有言論及新聞自由的保障只局限於第9條D第3段所列出的豁免行為 (見註1)。

大致而言,該等豁免行為只限於顯示政府被誤導或犯錯、慫恿導致改變法律規定的任何事宜或消除民間怨恨或敵意的事宜。

去年有傳媒訪問台灣副總統呂秀蓮,雖然訪問的焦點毫無政治成分,但仍被指為煽動或鼓吹台獨,更有人向政府倡議取締行動。若現有的《國安法條例草案》成為法律,這種報道大有可能被視為犯了煽動叛亂罪。

第9條D第3段的答辯理由對這種報道亦很可能無一適用。這是因為台灣問題並不屬於中央政府被誤導或犯錯誤的事宜,亦不涉及改變法律所規定的問題,更說不上消除民間怨恨或互存敵意的事宜。由是之故,那麼《國安法》立法後,傳媒就很可能會自我審查,減少報道台灣政情的消息。

葉局長日前就草案條例提出若干修訂,其中涉及煽動叛亂罪的修訂是加入「意圖」及煽動非法行為的「可能性」。很可惜這些修訂對捍衛新聞自由並沒有多大的幫助,原因是每個人對「意圖」和行動的「可能性」理解和準則都不同。傳媒一旦被控,問題就需要在法庭解決。被檢控的可能性本身就是一種無形的箝制。要真正消除這種威脅,第9條D第3段應增加一項豁免行為,即從事正常新聞報道或轉載國際新聞不應被視為煽惑他人犯罪行為。只有將普通新聞工作納入為豁免行為,才可以真正保護特區獨有的新聞自由。

新聞工作應獲豁免

葉局長對於煽動叛亂罪的另一修訂是重新引入檢控時限,但她提議將原有的6個月時限改為3年。3年在政治上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葉局長亦不能提出有力的理據解釋為何原有的檢控時限應該如斯伸長。依筆者所見,原有的6個月時限是一個合理的平衡,特區政府在沒有足夠的理據前實不應妄自更改。

新聞自由是特區成功的支柱,亦是「一國兩制」得到實踐的證明。我很希望傳媒及各界關心特區前途的人,盡一切所能要求特區政府在《國安法條例草案》中加入以上提議的保證。

註1:

政府建議下列行為豁免起訴煽動罪 :

湯家驊建議下列情況也應豁免 :

〔明報論壇:2003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