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干預司法獨立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員 王友金

二十三條審議委員會最後一次公聽會,由政府宣布十三項技術性和政策性修訂意見,其中一項上訴機制,改由保安局局長訂立原則性規例,然後才由法庭規則委員會在不牴觸保安局長訂立的規例下,訂立上訴細則。此例如果確立,就等於打破行政干預司法獨立的閘門,從此香港的三權分立民主機制,也就煙消灰滅了。

所謂三權分立,乃是香港秉承普通法民主英國的司法獨立的傳統,並在香港回歸後,為《基本法》所承認,繼續在「一國兩制」之下規範香港特別行政區繼續發揮民主法治路向,任何人都不容加以干涉或破壞。

立法、行政、司法三權的分立,經過數百年的實驗錘煉,已成為當今先進的民主法治國家憲法的基本原則,促進經濟發展,維護社會穩定,更成為香港近代出現經濟奇[的動力,也是香港成為世界金融經貿中心的可靠支柱。失去了這個支柱,香港的動搖和衰退也就指日可待。

如今,由於二十三條的制訂,政府不但在各個領域企圖收緊香港固有的新聞言論自由和寬鬆的民主人權傳統,更為了進一步箝制人民的民主生活和言論自由,不惜甘冒天下大不韙,企圖破壞司法獨立傳統,保安局企圖竊取上訴機制的啟動權,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法制豈能後退 

在一切民主法治國家,案件的審判和裁決,絕對是法院(法官)的權力。案件的審判包括第一審、上訴審和終審。一個案件,按照偵查、起訴、審判、上訴和終審這一系列規程,在法律上稱為「正當程序」(Due Process)。這個程序原則,早已被美國等法治國家規定為憲法原則,中國目前也正在起動司法獨立的討論,正當程序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內容。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窗口的香港,豈能後退,重拾行政干預司法獨立的老朽破爛武器?

如果上訴機制的原則性規例由保安局長啟動,甚至說法庭規則委員會訂立上訴細則,不能牴觸保安局長訂立的規例,豈不說明作為政府的行政機關首長的規則成為法院上訴機制的原則。這很像內地過去所實施的由公安局長、檢察長和法院院長組成的「政法委員會」,由公安局長擔任主席,以最後決定屬下呈送來審議的案件,赤裸裸地以行政干預司法獨立。這是不是說明香港套用內地的法制?

無論如何,保安局局長訂立上訴機制的舉措,迫使法院的上訴程序必須接受保安局的指令,要受行政機關的明顯干預,嚴重地損害和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

作為維護香港法制,誓言制訂一部港人都可以接受的國安法的保安局,豈非自毀長城,自摑嘴巴?

〔蘋果日報論壇版:20036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