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

有關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部份

2003626

 

當前國際風雲變幻,國際恐怖主義活動猖獗,世界局勢依然存在不少不穩定因素。因此,國家安全的問題,不能等閒視之。

 

維護國家安全,不單是全體香港市民的神聖責任,也是在基本法下我們所必須承擔的法律責任。所以,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是香港履行對基本法的要求的必要工作,是關乎民族榮辱的大事。

 

事實上,絕大部分的香港市民亦認同自己有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在此我想特別強調,「一國兩制」成功的前提之一,是香港不能夠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我非常了解,人權和自由素為香港市民所嚮往,也是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基石。保障香港的人權和自由是特區政府的根本責任。回歸以來,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人權和自由狀況感到滿意。眾多的民意調查亦發現,香港市民大體上滿意回歸後香港的人權和自由狀況。我們對二十三條立法的目的、原則是非常清晰和明確的,是絕對不會影響市民的權利和自由的。市民的權利和自由,過去是怎樣,立法之後,仍然是這樣。道理很簡單,維護國家安全和維護人權自由,兩者之間,不是對立的關係。一個根本不想做任何危害國家安全事情的市民,國家安全條例對他的權利、自由,絕對毫無影響的。我更加相信,六百八十萬香港市民是不會,也不支持任何人,在香港從事任何危害國家安全事情的。各位,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我們當然需要提倡國際化。但是,香港是國家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尤其是我們國家經過近二百年來的多災多難,我們深知國家的穩定,對我們每一個市民的自由、權利,甚至生存的重要,因此我們要愛國,要維護國家的根本利益。制訂國家安全條例,為的是保障國家安全,絕對沒有削弱市民大眾的任何現在享有的權利和自由。事實上,現在草案內容對於維護國家安全是必要的;草案在遵循國際人權準則方面,也是充分的,是參照了西方國家的有關法律,以及根據普通法原則來審慎處理的。在某些方面,香港的國家安全法不單會比西方國家的同類法律為寬鬆,甚至比香港的原有法律更加寬鬆。

 我要特別指出的是:國家安全法通過後,任何提出的控告都會由陪審團審訊,並由法庭決定是否入罪。政府不會,亦不能隨意入人以罪。

 

我充分了解有部分市民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疑慮未消。大家記得,在香港回歸祖國之前,有些市民對人權、自由的享有,表示擔心。現在六年過去了,大家看到的,是市民在回歸前所享有的人權、自由,不但沒有減少,而且充分得到保障。我相信假以時日,對二十三條有疑慮的人同樣看到他們享用的人權自由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沙士」疫情爆發之後,社會人士普遍要求團結、合作和安定,我希望各方面都能夠在顧存安定團結的基礎上,衷誠合作,順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履行我們的國民責任。多謝各位。

 

****

 

李國寶議員:如果要香港恢復繁榮的話,港人應該要團結,團結是很重要的。特首,你有沒有甚麼辦法使香港人更有團結的心呢?

行政長官:這一次在對抗「沙士」的過程當中,我們看到香港人的團結,這顯示香港社會的高度文明,也顯示在團結之下,我們是可以做更多事情,在更短的時間內做到更多的事情。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大家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見,這本身並不是不健康的,而是健康的事情,使大家對每一件事情也可以去研究、商量和爭拗,但是最終、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共同的目標是最重要,有了共同目標後,大家團結便更為容易。

在回歸後直至今天,我和我的同事努力締造一個共同的目標,我亦希望在座各位都努力。但是往往在共同目標的方面,我們有些時候也有基本的分歧,譬如是在《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方面,是有一個基本的分歧存在,這些基本分歧對香港是不健康和不好的,所以我們都要加把勁,更努力地達成共識,使目標一致,方向一致,爭取共識,然後團結。

****

吳靄儀議員:對於廿三條立法,廣大市民包括許多專業人士,是非常不滿政府粗暴立法的手法,而外國政府包括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都有發表聲明,表示十分關注取締與內地有聯繫的本地組織這個機制,是會嚴重影響「一國兩制」。我知道政府認為一定要為廿三條立法,但為甚麼一定要七月立法如此蠻不講理及不近人情呢?第二、為甚麼你的官員講到明二十萬人上街,政府都不會改變態度呢?要多少人上街你才會聽呢?第三、為甚麼你的官員對於國際關注的態度,表現得如斯輕蔑,是否國際信心或者投資者的信心,對於特區政府已經不再重要呢?

行政長官: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我是最蚨簹滿C每一個星期我都會見很多外國來的人士,不來的有時又會通電話。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國際投資者對廿三條立法,他們沒有意見,他們清楚明白我們需要做這件事。你說最近譬如說白宮發表了一些言論,我就這樣看,因為我對於美國的政治都相當了解,我在那裡住了這麼多年。很容易因有人說幾句說話而被人誤導,我覺得有時這些誤導是不對的。我們會盡量多做這方面的工作,將真實的情況向友好的國際人士或者所有關心香港發展的其他政府解釋,我們都會做這方面的工作,盡量解釋清楚香港的法律;如我剛才說過,跟許多國家作比較,是比較寬鬆的。你說(政府)是否強行呢?我們曾作諮詢,收到大概十萬份的意見書,政府官員出席會議和訪問超過三百次,立法會的聯席會議超過三十個小時,法案委員會的會議接近一百個小時。我有張紙在這裡,可以讀下去,其實是有充分的諮詢,聽取了不少的意見,又因為聽取了意見之後,也在需要修改的地方作出修改,而這些修改亦受到廣大市民歡迎,所以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現在真的已經到了立法的時候,我希望大家真的要知道該法案的立法不單是履行國民的責任,對香港亦是一件好事,而這個法律本身是維護了香港人的自由和民權。

吳靄儀議員:董先生說白宮是很容易被人誤導,而葉劉淑儀局長又說白宮的聲明是基於不知道草案的細節。請問你有甚麼根據,為甚麼你如此輕易說人家出一個聲明是沒有根據的?完全是聽別人講幾句說話便說出來的。你自己這個看法的根據何在?在香港民意方面,為甚麼平時不太願意上街、冷靜、理智的專業人士,今次都要上街呢?你有否考慮過其實你聽取這些民意只是聽了一半,最主要的是你仍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如果二十萬人上街都不足以令到政府回心轉意,董先生,你要我們有多少人上街你才會聽呢?

行政長官:這裡你問了我幾個問題,第一點我想告訴你,在外國,許多人會聽取很多不同的意見,最後會作出判斷。這一次我的確相信(有關方面)是受了別人的誤導而作出這樣的結論,我們會做些工夫,將這個實情作解釋。我在美國有許多朋友,我剛才跟你說過,他們是持不同的意見,他們是支持政府的意見。遊行是香港市民的一個權利,政府要維護這個權利,確保遊行可以和平地進行。遊行、表達意見,是可以的,但我亦想告訴大家,一個過份政治化的遊行,對香港好不好呢?是不好的,因為讓人看到的是社會分化,對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社會,外來的投資是會有戒心的。所以我希望大家以整體的香港利益為依歸考慮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