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今年我們會再上街

 

親愛的女兒:

 

記得去年七一,爸媽拖荍A們的小手,跟叔叔姨姨哥哥姐姐一起走到大街上。大人身上掛荂u為了孩子的明天」的標語,你們的身上貼荂u為了我們的明天」。

 

你們拿茼蛬s橫額,十幾個小孩手並肩而行,走在人群的前頭。你們喘荇臐A大汗從額頭流到紅紅的臉蛋兒上,你們很堅持,沒有叫苦。我們走完一次艱巨旅程,很累,但心情舒暢。我們都參與了這個只有香港人才能創造的奇蹟,感覺很驕傲。你問,政府會不會聽到我們的聲音?我肯定地告訴你:他們是會聽到的。

 

一年過去了。有天,你似懂非懂的來問我:爸爸,為什麼這幾天都有關於你的新聞,你出了什麼問題嗎?女兒,你長大了,開始懂事了。我沒有刻意告訴你們有幾位電台的叔叔因為受到威嚇和滋擾,決定「封咪」,爸爸是他們的同行,感同身受,雖然不及他們那麼嚴重,但也遇到類同的壓力。你們未必完全明白「言論自由」的深層意義,爸爸有責任,確保你們在一個免於恐懼的環境下飛躍奔馳。

 

女兒,你今年10歲,當你18歲的時候,剛好又到選舉年,到時,你可以堂堂正正地選一個你屬意的行政長官嗎?我沒法告訴你將來會是什麼回事。在完全沒有討論的情G下,雙普選突然被否決了。他們說香港人不成熟,沒資格。連中國農民都有資格選他們的領導人了,為何富裕和教育比得上西方的香港,卻沒有資格呢?8年後,你或許已在外國留學,你能夠跟早有總統選舉權的同學們解釋清楚嗎?

 

有幾位非常有錢的伯伯常常說:如果你們不滿意,可以走!女兒,你們或許會覺得奇怪,香港是他們擁有的嗎?不同意不是可以討論、爭取的嗎?這不就是民主精神嗎?他們有什麼資格,動不動就要人走?香港是我們出生長大的地方,要我們走到哪堨h?女兒,你們一定會問: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北京的高官們,老是要聽他們的話?

 

你們或許還有滿腦子問題。為什麼國家就是爸爸?為什麼爸爸喜歡什麼就給他什麼,不要激怒他?學校不是教你們「批判性思考」嗎?這究竟是愛爸爸還是害爸爸?為什麼有不同意見就是不愛國?爭取民主就是搞「港獨」?香港的政治尤其深奧難明,爸爸無法跟你逐一解釋。

 

女兒,這個世界,除了有權謀、計算、利益、勝負和輸贏外,更重要的,我們還有原則、價值、是非、對錯和堅持。你問,今年七一,我們會上街嗎?我肯定地說:為了你們的明天,為使你不會成為一個黑白不分的「中間人」,今年七一,我們會再上街。

 

爸爸

 

(刊載明報2004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