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炳良:歷史難再重演七一已成圖騰

 

今年「七一」,會否重現去年「七一」的壯觀與悲情,為各方所關注。我個人傾向相信,歷史不會簡單地重複。去年「七一」50萬人湧上街頭,可說是民陣與政府雙方皆始料不及。七一大遊行,體現了人民的力量,但人群不是靠民陣或民主派團體所組織動員出來,他們大部分是自我發動,在遊行中各自發揮創意去表達訴求,爭取掌握自己及香港的命運。

 

民眾提出「還政於民」,既不願做特區之政治順民,也不見得甘心與任何黨派(包括民主派)的造勢工具。他們要以自己的聲音,去為香港的前途作出呼喚,去塑造一種新的集體追求和主體性。去年七一釋放出來一種尋求民間為本的新政治論述。

 

正因如此,無論最終明天有多少人參加遊行(10萬也好、30萬也好)、無論主辦單位提出什麼大會口號,都顯得並不重要。人數與口號之戰,只不過是舊式政治的遊戲。早前親中央輿論曾對今年「七一」遊行大肆批判,斥之為對抗性行動,又在「還政於民」口號上大做文章,視為等同搞港獨、反中央。如此磨刀霍霍,皆旨在威嚇市民,以求壓抑遊行人數,以為這樣特區的管治危機便會化解。殊不知民眾不為所嚇,不同民調仍發現,遊行人數將以十萬計。所以近來中央和特區政府不得不改而實事求是、放鬆身段,肯定市民以不同方式表達意見訴求的自由。

 

部分民主派人士太緊張於遊行人數,因為仍茞援騠P中央或特區政府的政治角力效應。可是,一般民眾,是否接受自己成為政治動員與反動員的拉鋸戰或政治談判桌上的籌碼呢?若民主派領袖還以為他們對民眾具有「呼風喚雨」的能量,又或如去年「七一」後某些人過於亢奮地宣稱「假如中央嫌50萬不夠,我們就發動100萬人上街!」的話,則他們也未有好好地領略「還政於民」的真締。

 

今年「七一」,民眾仍存在有各樣怨氣---平機會事件、維港巨星嚏B人大再釋法、否決雙普選、愛國論、批港獨等等。去年民眾重點在倒董,今年則對中央之對港政策愈來愈感到氣惱,對「一國兩制」如何走下去感到無奈以至無助。儘管經濟情G已有所改善,但是人們仍有氣、不吐不快,因此再會走上街頭。

 

不過正正由於有去年「七一」的教訓,中央和特區政府都有所預期,並懂得以懷柔政策及「軟茬陛v手法去緩和局面。去年官方事前盡量估低遊行人數,今年則對30萬民間估計數字照單全收,也是「預期」管理學的一種,若結果低於此數,官方在公關上便可立於不敗之境。民主派方面,也有所收歛,不敢去盡,生怕真的變成與中央對決,局面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去年民眾上街,既因各種怨氣,也因23條立法所營造的危機感與對決感。今年,怨氣雖仍在,但畢竟爭取普選及政改是追求有所得,而非如去年般懼怕有所失,且所失的是港人一直賴以肯定香港價值的港式自由呢!所以,與去年「七一」前大異其趣的,是今年少了民眾自發的「催上街」電郵潮,不少去年大力呼籲同業上街的專業人士,今年也不再動員,這樣客觀上讓「七一」前氣氛降溫。

 

不過,就算今年「七一」減少了悲情與對決感,但七一遊行經去年一役已深入民心,成為人民力量的圖騰。今年遊行若仍有十萬以上的人數,則說明圖騰已有了生命力,成為另類紀念回歸、突出民間自主的平台。

 

(刊載明報2004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