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健民:為什麼「七一」還是要上街

 

本文見報之日,正好是「七一」前夕。今天大家心堻ㄕ酗@個問號,就是明天是否還是要上街。從北京的角度看,答案十分清楚,在中央刻意釋出善意,營造和諧氣氛下仍要上街遊行,就是不識抬舉,就是與中央對著幹。

 

中央對港的處理手法,姑勿論是鼓吹「和解」也好,「溝通」也好,說到底是源自兩種思路。一種思路是從鬥爭角度至理解香港現狀,主張以強硬手段去處理問題。民主派自然是鬥爭對象,它也是「七一」這場有預謀、有部署,以動搖一國兩制、勾結西方反華勢力的幕後黑手。要鬥爭,就要對民主派步步進迫,處處圍剿,「七一」前的「大和諧」,只是戰略部署所需的權宜之計,殺著還在後頭。

 

另一種思路是統戰觀點,主要以招降為基調,以各種好處(如對話機會、回鄉證、和顏悅色)去吸納屬溫和民主派,逐步孤立死硬民主派。這種手段表現出較為溫婉、懷柔的治術,但本質仍是強調中央的壓倒性,而非平等關係。溝通接觸也只能在北京預定的條件下進行,例如最好不要組織「七一」遊行,即使上街也不可呼喊「還政於民」、「爭取雙普選」等口號。

 

兩種思路,反映出一個根本問題:中央根本不了解香港政治的本質。由始至終,九七的政治安排,只在於安撫資本家,保護政治特權,限制民主發展。北京一直以為,持續地打壓民主派人物,就能壓住民主訴求。

 

中央政府似乎始終無法理解本地民主訴求的自發性,而其一貫權力壟斷的統治哲學,也使她難以認識由下而上的政治自我動員。去年七一,美其名是由民間人權陣線組員,但不少研究指出,朋輩間以電郵方式的相互通傳,互相鼓勵,才是最重要的動員手段。去年遊行,根本就沒有所謂大會口號,人人各取所需,各自表達。參加者的背景也繽紛多元,老中青瓣漼繹i,專業失業畢業者應有盡有。人人自由自發地參與,哪管誰是主辦者,懶管什麼發起人。

 

北京煞有介事地去對遊行口號大做文章,充分反映出對現實的無知,也高估了民主派的力量。那些自以為可以為明天遊行定調的人,哪管是親中人士也好,民主派也好,請不要再侮辱群眾的智慧,沒有人可以「誤導」數十萬人上街,參與遊行的人也不見得一定全面認同民主派的所有作為。

 

事實上,香港人對於民主派永遠抱有複雜心情。我們會從道德上去認同他們的理想主張,但也期盼他們能拿出具體治港方案,不要老是「高大空」;不少敬佩民主派領袖人們的無私奉獻精神,但卻維持對他們保持批判,諸多挑剔。去年七一遊行的動人之處,正在於這種活潑多元的神采,也說明北京試圖以分化民主派以為七一降溫的策略注定失敗。因為七一的遊行根本就沒有真正搞手,更遑論黑手。即使走在最前的人願意就範,又或者誓死對抗也好,明天遊行的主調、遊行的口號,絕非數個人可以決定。群眾明天的情緒和取向,才是遊行的主體。

 

北京要認識的是這場遊行,無論有多少人參與,背後所釋放的積極意義。這場規模浩大的政治遊行,正正反映出廣大市民以具體行動去打破迴避與冷漠,呈現對香港的關懷。面對不著邊際的政制討論,強詞奪理的人大釋法,不少人感到沮喪,甚或感到厭煩。我們可以選擇從此不聞不問,置身事外,但明天還是選擇上街,就是要表達我們對香港的關愛。我們參加遊行,並不是要與北京過不去。

 

在黑白不分、顛倒是非的今天也無從預知什麼行為會觸犯天威,會被視為大逆不道。我們明天要上街,也並不表示對民主派政客所為照單全收,我如很多朋友一樣,對民主派因遊行口號、回鄉證等問題互相對罵,恥與為伍。我們明天要上街,因為七一遊行是我們的遊行,我們相信港人治港要依靠我們自己,需要我們的投入與關懷,我們絕大部分人不去參與,但仍會全心全意建設香港,無奈在董建華治下,在封閉的政治體制,報效無門。

 

七一遊行,成為了我們對這個家表示關愛的象徵。我們不會奢望明日之後,北京會皇恩浩蕩,大開政改之門。我們所期盼的,是這份對香港的深情不會被京官土共刻意扭曲,錯誤理解。相信香港,可以嗎?

 

明天還是要再上街,維園見。

 

(刊載於2004630日信報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