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先生言論引發的爭議

 

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先生68回應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要求北京信任港人時說,部份港人應反思檢討過去一年來的言行是否影響到中央政府對港人的信任。梁先生眼中該「檢討」的言行包括:在遊行集會上提出「還政於民」的口號、在六四集會上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有立法會議員發表支持台獨言論、有資深大律師撰文指八九年東歐巨變導致共黨倒台令他既羡慕又妒忌等。

 

梁先生並於同日發出公開信,要求湯家驊解釋其文章的內容。

 

以下是各界人士對梁先生言論的回應:

 

梁振英的指控

有關人士回應

在遊行集會上提出「還政於民」的口號

u      民間人權陣線發言人孔令瑜:香港人做甚麼事才爭取到中央信任?是幫中央擦鞋嗎?我不知他讀過甚麼書,受過甚麼教育,還政於民等於獨立嗎?

在六四集會上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

u      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爭取結束一黨專政不等於爭取中共倒台,中共可透過民主選舉執政。

立法會議員去美國參加閉門會議後返港不用交代

u      李卓人:香港民主派每次與美國官員會面後都有向傳媒交代,只不過他們在會上發表的意見,與在香港發表的無異,傳媒覺得沒有新聞性,才沒有大篇幅報道。

u      李柱銘︰他(梁振英)一定是忘記了自己是誰,以為自己當上了特首。

有立法會議員發表支持台獨言論

u      前言l集人劉慧卿:尊重台灣人民決定不等如支持台獨……如果我們犯了法,當時就該拉了。他現在秋後算帳重提這些事,是想做甚麼?想我們跪玻璃?叩頭?

有資深大律師撰文指八九年東歐巨變導致共黨倒台令他既羡慕又妒忌

u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絕對無意爭取打倒共產黨,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都只是爭取民主。這篇文章其實是想帶出一個好正面的訊息,中央政府在過去十多年有很大進步,毋須再害怕平反六四,質疑的人,請看清楚整篇文章。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曾化腐朽為神奇今化神奇為腐朽」

2004610

 

“梁(振英)「還政於民」是梁氏特別提及的另一敏感口號,筆者絕對同意,並且就此四字談到應知輕重的問題。我們理解多數高呼「還政於民」的香港人,用意並非要從共產黨手上討回政權,而是要求「還《基本法》所承諾的政治權利」給香港人,這是言者須清晰、聽者要明白的口號,否則便易生誤會。對於梁先生提到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先生已對號入座)在報章撰文,談及八九年東歐民主運動導致共黨倒台,教他「既羨且妒」也該反思一節,筆者的反應是不寒而慄,這種個人感受和思想傾向的表達,在一個自由社會,竟然可以被一位擁有權位的行政會議成員公開「提點」,並且明顯帶有「批其不是」之意,這種風氣一長,能不是言論空間受壓的鐵證?能不是以言入罪的先兆?能不說是程度不同的文革作風的影子?梁先生在這一關節上,若非過態,便是失態了。香港當前的分化,就是許許多多諸如此類的拿捏失準而令分歧擴大至難以彌補的地步。”

 

李怡 李怡專欄 「權力崇拜」 

2004年6月10日

 

“至於梁振英,他在十五年前的六月五日在報上刊登了一個廣告,表示「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他現在的想法有沒有改變?答案是既「有」又「沒有」。「有」的是他已改變為奉迎中共當權者了;「沒有」的是他當年的廣告其實只是押錯了寶,他以為中共當權者在屠殺後會下台,會換班,所以押了「譴責中共當權者」的寶,結果押錯了,但他對權力的崇拜則是一貫的。”

 

毛孟靜 雙聲道 「由原告變被告」 信報財經新聞

2004年6月11日

 

“湯家驊寫的一篇六四周年文章,內說八九年見東歐共產政權一一崩潰,令他「既羨且妒」。這句話,是世人的話,簡稱人話。不然,還該「既驚且怒」不成?卻有梁振英大聲清楚而高調地向湯家驊公開質詢,要他逐點表態,想要他由原告變被告。

 

這一年的六四,卻也見有重溫梁振英當年在《文匯報》登的聲明:「深切哀悼所有壯烈成仁的北京愛國同胞,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有問,梁氏今天是否還哀悼還譴責?梁振英大概選擇沉默,真是,人總有變心的權利。人家不好問梁振英的心事,他也不該去問湯家驊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