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方安生:資訊自由與香港的社會價值

(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 2004年6月10日)

上次我在香港董事學會發表講話,大概是五年前我仍是政務司司長的時候,今天能以私人身份重臨舊地,發表演說,我深感高興。

我選擇以「自由與價值」為這次演講的主題,因為我覺得在當前緊張的政治氣候下,縱觀過去幾個月發生的一切,我們有需要提醒自己香港對我們所有人的意義,以及我們何以選擇香港而非其他城市為家。

每當我外訪返港,目光甫接觸到香港的地平線,一種歸家和安寧的感覺總會油然而生,那怕在最惡劣的時候。香港稱不上完美無暇,但在此地生活了五十多年,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這個地方在很多方面都堪稱自由、包容和富有機會的典範。總的來說,辛勤上進仍能在港得到回報。這是個我們可以驕傲地留給下一代的城市。

香港的價值觀

香港是個自由奔放、議論紛紛又奉公守法的社會。人們在眾多問題上存有分歧,社會建設、公民自由以至政府管治無不如此。不過,此等分歧是完全正常且健康的,因為這是一個開放兼多元化社會應有的現象。民族、文化和意見多樣化,正是香港多姿多采、活力充沛的根本原因。

每個城市的特質均由其價值觀界定,而我們最珍重的可概括為以下五點—

一、法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個人都得到同樣的保障和受到同樣的約束,並由一個公開、透明、廉潔和負責任的政府,以及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管治。

二、各式各樣的自由:言論、新聞、集會、宗教等形式不同的自由。

三、包容:每個人都有按個人意願暢所欲言的權利,毋懼遭誣蔑或被冠以各種各樣的標籤;社會有容納不同聲音的氣量,在可能範圍內盡量透過游說而非威嚇、強迫或思想控制尋求共識;一旦求同不成,便須存異。

四、小政府:容許市場力量決定資源如何分配,政府的角色主要是提供一個架構,讓普羅大眾可為自己和家人安身立命。

五、機會:只要不傷害別人或剝奪他人的權利,任何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追求理想。

如果要我在上述價值中擇港人最珍惜、必須竭盡所能加以守護者,我會說是自由,特別是言論和新聞自由。請讓我進一步表述。

壓制新聞自由不乏藉口

自由向來是香港賴以成功的關鍵。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流通,是現代社會健康發展不可或缺的要素。言論和資訊自由實際上是開放而多元化、讓我們引以為傲的香港社會的基石。然而,言論自由亦帶出一個問題。我們全都認為,可以自由表達意見是一件美好的事,但當有人說出逆耳或我們無法同意的話,言論自由卻足以令人怒火中燒。換言之,我們全都期求新聞報道客觀中肯,可是這種期望是從我們自身的觀點出發的。

我必須承認,堅定不移、無條件地站在言論自由的一方,知易行難。批評自由被濫用的誘惑時刻存在,有人甚至認為言論自由已成為記者侵犯他人私隱、編輯無中生有的特許狀,尤其在當事人是自己的時候。當新聞內容與事實不符、引用別人談話語焉不詳甚且歪曲原意,又或報道明顯針對個別人士時,斥責傳媒不負責任,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要求壓制新聞自由,從來不乏藉口。

然則,我們為何要捍嬤末蚸M資訊自由?歸根結柢,其實只為了一個原則—基本知情權。正如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所說,知情權就如同生存的權利,是最基本而無條件的,因為知識就如生命,是每個人都渴望擁有的。知情權與活得有尊嚴和自由不可分割。如果傳媒過往不是如此充滿活力和敢言,香港今天就不會這麼自由。

已成重要經濟資產

政府和商界應該把言論和資訊自由視為可貴的資產,尤其應該明白傳媒監察能令公營和私營部門自我完善。香港是一個現代化和複雜的城市,有需要提供高質服務以滿足公眾。行政人員和政府官員直接監察員工和下屬服務客戶和市民的水平,非不想而是不能。管得太緊,服務難免因官僚主義而大打折扣,行政成本也會高得令人無法接受。基於此,當一輯電視紀錄片或一篇報章專題報道揭露某家商業機構或某個政府部門表現不濟,管理層應歡迎傳媒公開指出有關錯處,讓他們有改善服務的機會。

不過,傳媒監察政府和私營機構管理層的角色,只是新聞自由可貴的部分原因。資訊供應、分析和即時發布,本身已成為日益重要的經濟資產,在香港尤其如此,因為這是香港擁有的競爭優勢之一。在今天以知識為本的社會,知識密集型服務為經濟增長提供了最快捷的途徑,而知識工人更是新職位的最大來源。香港已成為世上最成功的服務型經濟體之一,沒有公開及不受限制的通訊和對全球資訊全方位的接觸,香港要保持目前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是萬萬不能的。

必須接受自由的全部

分析、評論及報道的權利對香港及其經濟的信譽和效率非常重要,原因如下︰

-傳媒是商界得悉市場動態和投資前景變化最快捷和最方便的資訊來源;

-傳媒是辯論商業和企業表現最有效的場地;

-商業知識和技巧可透過傳媒爭取客戶。

我們必須清楚明白,一個資訊社會所依靠的知識不能只限於股票報價和外匯行情。傳媒必須擁有報道一切可能影響社會安寧和令社會前景蒙上陰影的事件的自由。換言之,在報道商業和金融政策之餘,傳媒必須擁有報道政治和社會問題的自由。

世上沒有「一點點自由」這回事,正如沒有「一點點懷孕」一樣。我們必須接受自由的全部——包括其缺點。關於言論自由,已故英國首相邱吉爾有一句名言,發人深省:「獲聆聽的權利不自動包括被認真對待的權利。」換言之,每個人都有自行判斷是非黑白的自由。

要憑良心報道事實

我不斷強調言論和資訊自由的重要性,但並不是說傳媒完美無缺或可免受任何批評。說來奇怪,政府和傳媒經常發現自己處於相同的困境。政府的職責是作出與公眾生活息息相關的決定,這種工作必然無法令所有人感到滿意。報業的職責是報道與公眾利益相關的情事,同樣也很難令所有人滿意,包括被報道的個人或機構。我覺得,香港傳媒可透過提高專業水平保護自身利益,水平愈高,傳媒在社會中的地位便愈高,對社會的影響力亦愈大。

不過,中文媒體競爭激烈,在掀起減價戰之餘,一些報紙格調日趨庸俗,題材譁眾取寵、報道事件角度極盡尖銳之能事、標題力求煽情,業界為爭取讀者和提高銷量,水平有每下愈況之虞。令時今日,報紙、電視和電台已是大生意,業界在銷量、收視率和收聽率方面競爭激烈,正因如此,向公眾提供業界認為大眾想要的東西,已成為傳媒的一種普遍傾向。

然而,鑑於傳媒在香港和世界許多地方都擁有高度自由,對社會影響廣泛,我認為傳媒應負起向公眾提供水平更高資訊和啟迪大眾的責任。我所指的是記者憑所見所聞和良心報道事實的責任,不涉任何自我審查和政治正確的考慮,而且堅持如實報道,拒絕以嘩眾取寵的手法爭取讀者、觀眾和聽眾。香港的出版人、編輯、廣播人和記者中,不乏力求向公眾提供他們應該得到的資訊,而非只管給予公眾他們想要的東西之輩。不過,我們需要更多這類具勇氣、有承擔的人,以提高公眾對優質資訊的需求。

正如美國劇作家、記者兼外交家盧斯(Clare Boothe Luce)所說,傳媒有教育大眾、向他們提供資訊、引起他們討論問題的興趣和引導他們思考的職能。前法國總理克里門梭(Georges Clemenceau)曾說,自由唯一的意義在於提供自律的機會。說到自律,新聞從業員必須自發地身體力行。

自由不是唾手可得

言論和資訊自由是對我們生活方式的基本保證,且已清楚寫在我們的憲法上。更重要的是,言論和資訊自由已植根於港人心底和腦海中,這就是一旦這些自由受到威脅,我們反應如此強烈的原因。

過去七年,香港經歷了不少事情。我們面對的問題、要解決的難題多不勝數,當中包括管治問題。我們需要為香港的問題尋求香港的共識。這種共識可能不適用於其他地方,但香港跟其他地方本就不同。我們需要在憲法賦予的自治中為各種問題找尋答案,但在過程中對我們與我們主權國之間的獨特關係不可或忘。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清楚明白,香港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成功,有賴維繫在法治下建立、基礎穩固的自由社會,港人必須根據這個認知尋找一致的目標。

最後,讓我來總結香港對我的意義。香港是片自由之地,人們可以不受干擾地從事各種活動、為自己和家人作選擇,且不受專制或事事干預的政府掣肘。在這個重視勤勞、忍耐、尊重家人和其他人的社會,人們不僅在經濟和商業領域得到一展所長的機會,在個人、社會、文化和精神上亦大有發展機會。香港是一個信奉法治、崇尚言論、集會和宗教自由,且兼容慈善團體、智囊組織、工會和非政府組織(NGOs)的文明社會,散發著多元主義的魅力。

自由不是唾手可得的。我們有憲法賦予的權利去享受自由,同時也有憲法賦予的義務去捍嬰菪恁A不容自由受到侵蝕。

本文為作者在香港董事學會發表的演講內容,原稿為英文,此乃本報譯文,標題及小題為編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