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子健:人民力量顛覆精英

 

今年七一大遊行參與人數之多,是很多人意料之外。立法會沙士調查報告內容溫和,也是很多人意料之外。由於報告溫和,一般評論分析(相信包括政府)都以為楊永強最終不致下台。但兩天後,楊永強黯然辭職,是意料之外的又一次意料之外。

 

七月過了半個月還未夠,政局一浪又一浪的發展已令到滿街都是眼鏡碎片。其實類似情況在去年十一月出現過一次。一一二三的區議會選舉前夕,氣氛平淡,沒有[象顯示投票率會創歷史新高,一般民意調查並不預料民主派候選人的表現會有驚喜。結果又是滿街都是眼鏡碎片。

 

去年七一大遊行以來的幾件重大政治事件的共同訊息是:不但特區政府脫離群眾,傳統的政黨、議員、評論員等等亦脫離群眾。可以說,精英政治在香港已經面臨末日。

 

香港人民對政府是痛恨或不滿,對議會是失望或蔑視。他們現在更喜歡的是直接的政治行動。

 

這並不等於他們一定是上街。去年區議會選舉,人民投票也是直接的政治行動,其目的並不是在於支持民主派,而是重重地摑親北京政客和保皇黨一巴掌。

 

人民也利用傳媒來採取直接的政治行動。一句「厚顏無恥」結束了楊永強的政治生命。這句說話並不是出自甚麼議員或者名嘴,而是出自一位平民百姓、沙士受害者。他說楊永強是否下台其實也無所謂,但正因為他無求,這句說話發揮了巨大威力。

 

幾十萬上街人民不會在事先通知主辦者。他們亦不一定跟隨主辦者的口號,會創造自己的表達形式。他們參與遊行,並不是對甚麼組織或者人物表示支持,而是用直接的政治行動,向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表示不滿。

 

有理由相信,香港的政治生態出現了全新局面。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出現的學生運動、社會運動、壓力團體運動是少數人組織、推動和領導。他們有相當一致的社會主義或者社會民主的意識形態。這批人亦是由八十年代中期逐步成長的民主運動的骨幹力量,是今天民主派的主要前台人物。

 

現時新興的人民力量,沒有甚麼社會主義或者社會民主的意識形態,也不大喜歡精英領導、科層組織、講求策略那一套。他們有多元的價值觀,但可以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抱持同一立場,一哄而起,利用選票、利用傳媒、利用街頭行動產生巨大政治影響。

 

中央是認識民主派的,知道即使沒有普選,這班人也識大體、不會搞亂香港。再加以幾招和解姿態,民主派已經陣腳大亂。收拾民主派真的不太難。

 

但中央不認識香港人民,以為他們只是經濟動物。怎料他們比民主派更難應付。香港人民不賣帳,今年七一照上街,他們以和平、溫和的態度表達訴求,北京不能隨便發脾氣。但沙士報告一發表,人民有機會懲罰政府,毫不猶豫、毫不手軟。

 

這種政治生態其實是高度不穩定。中央封殺香港民主,只會使這種不穩定情況延續或甚至惡化。香港有機會變成無法管治。

 

……………………………………………………

 

作者為公共事務顧問

 

(刊載於20047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