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嶽:國王繼續穿新衣

 

今年七一沒有了鄭經翰和黃毓民每天鼓動人去遊行,沒有了沙士的幽靈、沒有買車不申報的高官、沒有藐嘴藐舌的鐵娘子,甚至經濟還有點樂觀氣氛,但仍然有五十三萬人上街支持民主和普選,顯見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已經進入新階段。可惜特區政府仍然埋首沙堆,不肯承認市民的民主訴求,把自己和民眾的距離愈拉愈遠。

 

一直以來,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本地工商界都有個錯誤的看法,以為特區的管治危機主要來源於經濟不景,香港人要求普選是因為經濟問題沒有解決,香港人是經濟動物,只需要有碗飯吃有塊叉燒便滿足了。這個理解帶來的政策思維,是中央可以不經討論隨意否決大部份港人支持的雙普選,只須加大對香港的經濟支持力度,令香港的經濟快點復甦,一切危機都會迎刃而解。

 

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和今年七一的大規模遊行,都證明了這種管治策略的缺失。中央的經濟援助或經濟的輕微改善都沒有動搖香港人支持民主的決心。愈來愈多香港人明白:制度改革是改善管治的治本方法,而爭取經濟民生的改善和爭取民主發展沒有衝突,沒有良好的政治制度,反而會妨礙經濟和民生的改善。

 

香港人不純是經濟動物,我們對生活和社會的要求,已經超越了單純物質上的層面。或者說,吃叉燒飯是我們辛勤應得的生活水平,但普選產生我們的政府,也是我們應得的、《基本法》保障的基本權利。兩者都是我們應得的,沒有人有權強迫我們只選其中一樣。

 

然而,曾蔭權在立法會竟然還說遊行不是明確支持普選,還要說在人大釋法後仍然有很大民主發展的空間,還說施政已有改善(只是改善得不夠),又重彈會更多諮詢和吸納中產的老調(已經說了好幾年)。我不禁懷疑,高官說這些話時,自己相不相信?

 

政府面對民意的態度令我想起東歐的前共產國家。當權者在認受性消耗淨盡之際,每天活在一個自我編造的謊言系統當中,在缺乏人民支持下,不斷用各種修辭來合理化自己的管治。人民不相信之餘政府自己也不相信,整個系統每天的任務是令這個謊言和修辭系統自我完成,並且不斷再生產。

 

國王是沒有穿衣服的。我本來以為,去年七一的五十萬位小朋友已經把這話說得很清楚,今年再有五十三萬位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現在國王的回應卻是:小孩子,我聽到你的說話,但是你看錯了,我的新衣很漂亮──或者可能不夠漂亮,我會努力令它更漂亮。國王呀,請你明白:你這樣說,圍觀的人群還是會跑光的。你繼續每天裸跑,國民都跑光了,你只剩下一個空國給你管治了。

 

政府埋首沙堆,不肯正視和承認市民的民主訴求,其實只會令政府與人民的距離愈來愈遠,無法爭取民心,難以令市民相信政府真的有決心有能力改善施政,自然也難以賺取群眾支持和解決管治危機。美麗詞藻構成的空殼,並不能為特區管治提供長治久安的認受性和道德基礎。

 

甚麼時候,當權者才可以實事求是,走出自己編造的修辭的窠臼,正面面對群眾?

 

……………………………………………………

 

作者為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成員

 

(刊載於20047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