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港府要用行動 回應七一訴求

 

今年七一遊行,主辦團體說有53萬人參加,《明報》委託的衛星專家說是26萬人,警方則估計有20萬人。筆者認為,實際數字是多少並非最重要,市民自會作出判斷;最重要的是在高達攝氏35度的酷熱天氣下,仍有這麼多市民上街表達不滿,證明特區政府施政仍有很多不足之處。

 

去年七一遊行,是市民面對多種社會問題下,對特區政府施政不滿的總爆發。當時香港經濟低迷、通縮持續、負資產增加、失業率上升、SARS疫情,加上政府對《基本法》23條立法的處理等,引致民怨沸騰,觸發數十萬人上街遊行示威,強烈表達對政府的不滿,甚至大呼要求特首下台的口號。若與去年比較,今年七一遊行的氣氛無疑多了平和,少了怨氣。因為自去年七一後,中央為挽救香港經濟,推出CEPA、開放自由行、泛珠三角大融合、調低東江水費等多項措施,使香港的經濟逐步復甦,股市樓市回升,失業率下降,長達5年的通縮有望告終,市民開始恢復信心,情緒得到紓緩,所以今年參加遊行時不如往年激烈。

 

市民選擇用平和的態度上街遊行,是基於兩個原因:

 

第一,去年七一後,反對派把所有參加遊行的市民都說成是要求普選,他們在區議會選舉中取得佳績後,未經社會上的廣泛討論,就要求政府落實0708年的兩個普選,使前一段日子的香港社會日趨政治化,更因政制發展問題而出現嚴重分化。人大釋法後,反對派不斷將政改問題升溫,有反對派議員提出要控制立法會的多數議席,癱瘓政府施政;有的呼籲港人上街抗爭,向中央顯示實力,甚至「挑戰中央」。這些言行,已影響到香港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最終受害的都是香港普羅大眾,這是香港市民不願意看到和感到憂慮的;加上今年和往年相比,民怨有所減少;所以,參加今年七一遊行的市民,不想再用對抗的方式、激烈的口號,改為採取平和的態度。

 

第二,目前香港的經濟環境已見改善,但仍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選擇上街遊行,是因過去一年來,政府施政未見顯著改善,市民仍不滿,社會上的怨氣無法消除。如引起全港市民譁然的《維港巨星匯》,調查報告書已發表,投資推廣署明顯處理失當,耗費1億元公帑,但有關官員至今仍置身事外,遲遲未被處分,市民當然憤怒。又例如環境運輸及工務局提出的淨化海港計劃第二期公眾諮詢,建議耗資195億元,分兩階段推行淨化海港計劃第二期工程,大舉處理污水。如果該建議落實,除市民須負擔更高的排污費外,飲食業界的負擔更重,甚至難以繼續經營。飲食業界從業員人數眾多,若大幅增加排污費,他們的生計受到影響,自然會對政府產生怨氣。

 

遊行結束後,特首隨即發表聲明,表示已清楚聽到遊行市民的聲音、了解市民的訴求、知道市民的希望,並表示不論市民用甚麼方式表達意見,政府都會認真聆聽、積極回應。

 

特首以正面態度回應遊行人士的訴求,將市民對政府的批評視作對政府工作的「提醒、鼓勵和幫助」,並且公開承認政府施政仍有不足,以及公開向市民道謝。筆者認為,特首的回應是可取的,但仍有不少市民認為特首所說的「認真聆聽、積極回應」只是冠冕堂皇的話,所以政府必須以實際行動及具體措施,繼續改進施政,與不同意見人士溝通,提高施政水平,使政府的施政能更加貼近民意,回應市民的訴求。

 

我們不想看到慶祝香港回歸祖國的大好日子,變成為市民發洩對政府施政不滿的時機。過去一年,特區政府說要改善施政,問題是政府施政仍然脫離群眾,遊行人士就是政府施政的最佳溫度計。因此,政府要改善施政,爭取民心,一刻都不能鬆懈。不然,就算今年遊行的人數少了,明年市民還是會出來表達不滿,特區政府責無旁貸。

 

(刊載於200475日香港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