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中流:五十三萬市民沉默腳步抗議

 

一年一度又七一,今年的七一只是再次印證香港市民是多麼可愛與令人感動,昨天他們在酷熱的天氣下,用理性的腳步、無聲的抗議,向中央政府說明,他們對於特區民主發展(大會主題是「爭取○七、○八普選」)、絕對的言論自由仍然有堅定的希求。

 

去年市民是憤怒的心情上街,在面對二十三條強制立法、沙士三百條人命犧牲、問責官員不問責、政策失誤令失業高企、經濟受打擊而官員仍是高大空、虛與委蛇的回應,對於市民要求聲音置若罔聞,五十萬香港市民首次齊心的上街,希望讓訪港的國家領導人明白他們對於特區政府施政的不滿!

 

硬恐嚇不能令心埵P意

 

國家領導人聽到了港人的聲音嗎?中央政府去年七月,暫時同意了暫緩二十三條立法,然後開始替香港斷症。中央把脈之後,認定「今年九月後香港不穩」,然後做出幾個令港人更傷心的決定:釋法、扼殺雙普選、對付電台名嘴,然後一如去年般以為給予經濟利益(去年的CEPA、自由行和今年的九加二),認為經濟一轉好,便可安撫中產以及基層市民。

 

去年香港市民上街之後,其實是很高興的,因為抒發了他們積壓了六年的怨氣,五十萬市民上街震驚世界,亦醫治了市民過去幾年由高跌低的挫敗感,重拾信心,更懂得互相關懷、明白要放下過去看不起大陸的驕傲,配合自由行、CEPA等等措施,重新融合。要市民愛國是要慢慢凝聚認同感,而不是硬要市民空喊愛國口號,或者虛偽的假愛國動作。

 

去年市民不滿的是特首董建華與問責官員,但是中央政府「斷錯症」下的「釋法、扼殺雙普選、對付電台名嘴」三大招,七年來首次令市民與中央政府有了不信任的芥蒂(多項民意調查顯示市民對於中央的信任度大幅降低)。三大招令市民「感到極度的沮喪」,因為他們過往仍堅定相信中國會賦予香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中央的做法令他們開始動搖、開始不信任,但現實的港人又清楚明白特區根本難以與中央對抗(亦不敢妄想,他們要的只是一個更民主的選舉,以改善目前的管治不濟和社會不公情況),何況目前香港的經濟前景確是倚賴一國的扶持。

 

去年七一,香港市民的確是展示了「人民力量」,這是中央與特區政府都害怕的事情,並已經上綱上線到是民主派與某些傳媒的鼓動,才有這個局面,而沒有考慮市民為何惱怒到要上街。

 

今年七一之前,釋法、扼殺雙普選、名嘴風波之後,中央政府一度軟硬兼施,但是硬的恐嚇通常只是達到令市民收聲的效果,不等於他們心媟|同意,特區七一前公布了香港經濟增長的數字,但是仍有市民感受不到經濟復甦,只知道樓價又不合理地漲起來,股市波動得令市民不敢入市,雖然失業率有點改善,但某些調查甚至顯示市民對於未來消費信心減少,政府內部又清楚明白經濟上揚,不等於已經改善了政府財政狀況,問題還是存在。

 

為了市民七一不要上街,政府做了許多他們認為的「好事」,例如經濟氣氛和失業率有所改善、與民主派和解溝通有望、某些民主派人士可以慢慢取回他們的回鄉證、國家領導人放緩語氣說港人可以上街(但不希望他們喊還政於民的口號),另外,商界與解放軍都在七一辦了許多令市民有好去處的活動。

 

昨天依舊有五十三萬市民(依現場的感覺與去年人數差不多,不同的是今年路線更加迂迴曲折,但市民在警方沒有像去年般刻意留難下可以走得比較流暢),昨天要市民上街的難度比去年更甚,首先天公「不作美」,已經連續幾天酷熱天氣,悶熱得令人窒息,加上可能颱風訪港,天氣理由已經令許多市民猶疑是否應該「這麼辛苦上街」(相信許多人都有這個掙扎),很容易中暑,其次近日中央政府的種種懷柔的言論,意在言外,比對去年,經濟氣氛的確好了些,日子沒有那麼艱難,雖然中央已經否決○七、○八沒有普選,但是市民還是選擇酷熱天氣下微笑上街。

 

中央聽到嗎?

 

今年許多團體都很「識做」的不派隊參加遊行,大幅的標語比對去年少了起碼六成,但是許多人依舊自製小標語(很多清楚反映他們要民主的訴求),拿壹傳媒的海報遊行,比對去年,今年遊行的人大部分時間很靜,默默地跟著大隊走,即時進入維園九曲十三彎,烈日下人人汗流浹背,大家就是沉默地用腳抗議,只有經過沿途不同政黨人物的打氣站時,市民上前握手,或者對他們的口號報以大聲回應,而市民最熱烈反應的口號是「還政於民」,此外,就是罵一些親中人士!

 

在中央與特區政府種種動作之下,市民依然選擇以腳步和沉默聲音「喝罰酒」,他們在問中央與特區:你們聽到我們的聲音嗎?昨天晚上特首的回應似乎還沒聽到,中央聽到嗎?

 

(刊載於200472日信報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