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請北京接受我的橄欖枝

 

一九八四年,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就香港問題達成《中英聯合聲明》,在香港舉行盛大的記者招待會,向全世界公布說:「舉世的目光都正在注視我們。」《聯合聲明》實現了中國最高領袖鄧小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以及「高度自治」的構想。

 

香港回歸中國七年以來,北京仍未贏得港人的心。昨天再有大批港人上街遊行,表達要求民主的呼聲,正是又一明證。

 

互不信任,令港人與中國領導人之間築起鴻溝。觸發點是去年七月一日的大遊行。當日有超過五十萬人上街和平示威、要求民主,同時反對香港政府力迫立法會通過的禁止顛覆法案。遊行以後,法案擱置,終而撤回。 示威者數目龐大,令北京領導人震驚,因為香港的親中派人士一直都說示威人數只會得三至五萬人。

 

中國以雙管齊下的方式作出回應,一方面收緊對香港的控制,另一方面向港人提供經濟好處。中國推出新計劃,容許大陸人以個人身份來港,而不一定要參加旅遊團;自此,數以百萬國內旅客到訪香港,對香港經濟帶來裨益。另外,根據新的《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自由貿易協議,在國內經營業務的香港投資者及專業人士,也得到特別優惠。

 

政治方面卻是另一回事。北京恐怕民主派陣營會在九月十二日的立法會選舉上取得大多數議席,令政府陷於癱瘓。這種沒根據的恐懼,是由於北京在香港的很多通訊渠道提供了種種錯誤訊息。

 

現實是,除非有奇蹟出現,否則民主派陣營根本無法在即將來臨的大選中以大比數勝出,因為香港的選舉法十分反民主,仍有半數立法會議席是透過選票有限的功能組別選出。

 

香港的小憲法《基本法》訂明,二○○七年可透過民主選舉推選行政長官,並於二○○八年進行立法會普選。可是,出於這種沒根據的恐懼,北京於四月粉碎了港人的期望。香港政府曾經答應港人,會就這個問題作出諮詢,然後才作出決定,但北京甚至沒有讓港府進行諮詢工作。

 

令港人倍感失望的是,北京完全沒有提出未來路向,甚至是時間表等,以確實保證日後會步向民主發展。更甚者,北京成立了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主持的十八人統籌香港事務中央小組。這個小組甚具權力,由多個中國政府部門的代表組成,負責制訂有關香港的政策。

 

談到「全球注視」,似乎現在連英國的目光都已經移向他方。中國總理溫家寶五月出訪倫敦時,英國首相貝理雅明顯沒有對香港的新近發展表示關注。因此,港人惟有靠自己解決問題。

 

民主派身為香港最受歡迎的政治陣營,正是責無旁貸。我們一直致力與北京領導人直接對話,但目前根本無法這樣做,因為自八九年六月四日天安門事件以來,我們很多人被禁止進入大陸。展開直接對話,有助減少誤會,促進互相了解和互相尊重,繼而建立互信,展開合作。

 

因此,為展現友好,我取出橄欖枝在上周的立法會動議,呼籲港人團結一致,與北京攜手,切實推行一國兩制。動議獲得所有本地政黨支持一致通過。

 

我的橄欖枝是方法上的改變,而非原則上的妥協;強調合作,而非批評。迄今為止,北京的反應令人鼓舞。近日部份中國領導人提出了較溫和的講法,顯示僵局已經打破。然而,很多問題尚待解決。最重要的不是中國會於幾時解除對我們的入境限制,而是能否很快展開直接對話,以便建立互信關係,繼而讓香港和北京全面合作。否則,一國兩制的政策,將不能成功全面落實。

 

北京有兩個撰擇:拒絕接受橄欖枝,繼續推行強硬政策,打壓異見;或接受民主黨的橄欖枝,嘗試贏取港人的心,向台灣和全世界顯示,鄧小平的一國兩制,確實可行。

 

……………………………………………………

 

作者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Reprinted from The 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 2004 Dow Jones & Company,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刊載於20047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