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韜文、鍾庭耀:香港政治生態起了根本變化

 

2003-07-16

 

上街的號召不限於立場明顯的社論、專欄和電話節目,新聞也可以帶有動員資訊,包括個別社會人士的意見報道。在集權國家,現實基本上由有權勢的人來界定。香港的民間社會十分發達,各種專業已經形成,社會上存在自主性強的知識系統,有時產生與政府相左的現實詮釋。沙士襲港時,大學醫療科學人員以至傳媒對現狀的界定很多時候就跟政府唱對台戲。二十三條立法牽涉到法律的專業知識,法律界,以至其他專業界別,自然成為市民心目中權威的詮釋者。這些知識權威對二十三條草案的解讀往往成為新聞的內容,成為間接的動員資訊。臨近示威時,他們的上街傾向自然會對市民產生號召的作用。

 

沒錯,這次大遊行沒有產生大「英雄」,但是像梁家傑、余若薇、吳靄儀等大律師則有特殊的影響力,難怪梁、余兩位在七九集會上台時受到群眾熱烈歡呼,正顯示出專業知識系統在香港的重要性。

 

與傳媒的重要作用相提並論的是人際間的小網絡。認為來自朋友、同事和同學的號召有重要影響的被訪者高達六成八。人際互動的重要性還表現在受訪者相約前去示威的傾向上。受訪者中,單獨前去的甚少(百分之七),高居榜首的是跟朋友(百分之四十五點二)前去,其次是家人(百分之二十六點六)、配偶(百分之十四點八)、男女朋友(百分之十點四)和同學(百分之八點二)。這些數據在在說明人際小網絡-尤其是朋友和家庭-的動員作用。跟自己所屬團體前去的所佔比例很低(百分之四點七)。這些現象也從側面反映大遊行是自發動員多於組織動員。如果是組織動員,跟團體前去的示威者一定不止此數。

 

傳媒的資訊並非全是正面動員的,事實上,不少傳媒的新聞和評論也載有反動員言論,有些傳媒更支持政府二十三條立法和打擊民主派的立場。就以示威者最常看的三份報紙《蘋果》、《東方》、《明報》為例,他們對二十三條、政府和民主派的立場,以至辦報風格都有很大的差異。據聞,特區政府覺得有兩份半的報紙已經「歸順」,而其中一份半剛好就在上述三份報紙中。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傳媒的動員作用是重要的,但不是絕對的,因為市民還會透過人際小網絡來建構社會現實和決定自己的去向。基於同樣理由,反動員資訊也並不一定有效防止市民上街。

 

經過政府歷年失誤,市民已變得無奈和忿怒。二十三條來勢洶洶,更是火上加油,這是大遊行動員的最大前提。如果沒有這個前提,傳媒首先就沒有文章可作,專欄作者和電台主持人也得另找題材;就算傳媒怎樣起勁鼓動,市民也不為所動,因為傳媒所言都不會在人際網絡中引起共鳴。

 

在市民心目中,政府的無能已使他們陷於絕望之中,如不奮起表達,將無法打破悶局。當被問及誰先主動相約別人同來遊行時,佔了一半的被訪者說是難分先後,大家不約而同有同樣的意念,可見示威的目的已是市民的共識。也因為如此,很少人(百分之七點六)認為有必要隱瞞自己上街的事實。在這樣的前提下,有團體登高一呼,加上傳媒間接和直接的動員,民眾莫不爭相通傳,使動員進入「自動駕駛」的自發狀態。

 

若以傳播方式分類,集體行為的動員可以分為組織動員和自發動員。前者強調的是從上而下,以層級傳播的方式鼓動組織成員及同情者參與;後者所強調的是橫向傳播,很多動員工作不是透過核心組織完成。據此,七一大遊行自屬自發動員模式。

 

自發動員的模式的長處是組織成本低,號召覆蓋面廣泛,動員網絡個人化,不容易為權力中心所瓦解。在香港這種政治參與傳統不強和傳媒密集的地方,自發動員方式自有它存在的條件和必要,值得社會改革者珍惜和發展。

 

有人把大遊行主要歸因為傳媒的鼓動,以為如果政府對傳媒加以「規範」和管制,以後就可以安枕無憂。傳媒不是集體行為的必要條件,傳播渠道才是。除了大眾傳媒以外,傳播渠道還包括人際傳媒和小媒介,像傳單、電話、網絡等。就算政府甘冒大不韙而「壓制」傳媒,其他渠道也會發揮替代作用。被訪者當中,網民佔八成以上。由於大眾傳媒發達和開放,網絡目前只是動員的輔助工具,但一旦傳媒受到壓制,市民便會流向小媒介。屆時,政府會更難發現民意的走向,更容易脫離民眾。如果控制傳媒可以杜絕集體行為,八九民運就不會發生。如想避免民眾的抗爭,解決內在因素仍是首務。

 

自發式的群眾運動有它特有的浪漫美感,因為人們大眾為了共同的信念而摒棄差異,甚至作出犧牲,自動自覺走在一起。七一遊行尤其感人,因為參加人數雖然數以十萬計,但是遊行者在自發的氣氛中,始終保持著理智和自律。不過,自發動員模式也有它的弱點:由於沒有緊密組織,抗爭行動難以持久,而參與者也比較難快速制定應變的策略。所以,大遊行過後,如何帶領民眾是民主派要面對的挑戰。

 

根據調查,有六成的受訪者認同香港的民主運動缺乏領導。民氣已發,如何有效組織民眾?組織動員如何跟自發動員相互配合?這些都是組織策略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方向問題:群眾運動應往哪堨h?如何把大遊行接上民主化運動而不脫離群眾?大遊行已為香港的民主運動提供了起動的能量,如何發展擴大,很大程度是領導的問題。香港民主化的過程應該不會平坦,道路愈是曲折,領導的作用愈大。

 

大遊行為市民帶來希望和力量。大遊行的政治、社會和文化意義將逐步顯露。在過去兩星期,香港的政治生態已起了根本的變化。要理解香港社會,我們需要作範式(paradigm)的轉變。最明顯的是民意重要性的確立,民意儼然成了「獨立」的力量。以前民意是政府玩弄的對象,有時更被指鹿為馬,是存在又不存在的東西。市民的聲音已經震動特區政府,遠及北京,就算如何不願意,也得直接面對民意及其代表。

 

大遊行已經收到即時的效果:政府被迫延期立法,建制內部分化,中央從新研判香港的情勢,各方勢力以至傳媒紛紛向民意傾斜。香港首次展現「人民力量」,一時未能變天,但是已經獲得階段性的勝利,「人民力量」的方式已經成為市民抗爭備用的武器。數據顯示,受訪者中沒有遊行經驗的佔一半,而另外一半則至少有一次遊行經驗。有遊行經驗的市民多了,以「人民力量」爭取權益的傾向自然增加。

 

香港應該何時全面民主化?這是富有爭議性的問題。但是經過七一大遊行,看到五十萬人理智、和平、忍耐的表現,很少人再能否定香港人的公民素質。這種認定將為民主化的訴求提供新的起點。

 

香港的中產階級在社會上扮演重要的專業和管理角色,但是他們卻缺乏政治上的代言人,沒有自己的政治組織,大遊行可以說是中產階級力量走上歷史舞台的開始,論家庭背景,近六成受訪者自我評價為中產階級;論教育,有大專或以上學歷的佔五成六;論職業,有四成為專業及管理人員。現有政治勢力如何結合冒起的中產力量?中產者自己又何去何從?這些問題的答案將進一步影響香港政治結構。

 

民主派是否後繼有人?其勢力會否壯大?從年齡看,介乎十五歲至四十歲的受訪者佔七成多,可見傾向民主派的年輕人也不少。受訪者當中,約有六成在過往的立法會選舉中曾經投票。經過大遊行的洗禮,他們的政治取向大概會變得更堅定,候選人的民主取向又會成為他們評價的重要標準。雖然民建聯的「鐵票」大概不會動搖,但是中間游離票則面對龐大的壓力。此消彼長,議會內外的政治實力又會再排座次。

 

傳媒方面,有部分傳媒自回歸以來已出現較明顯自我檢查的現象,在敏感政治問題上採取迴避或避重就輕的態度。它們這樣做,或是出於利益考慮,或是籠絡的結果,又或是因為擁有權的改變。在大遊行之前,有些商業的報紙不但支持政府如期立法,還大放反動員的言論。但是,見到回歸日浩瀚的民意,報紙的立場才來個急轉彎。傳媒以後在定向時,大概也會對民意較為慎重一點,畢竟傳媒仍然受到市場的牽制。

 

政府會否改組?如何改組?目前還未定案。不過,只要政府仍然處於弱勢,傳媒的「代議功能」將繼續發展;在配合市民集體抗爭同時,它們積極參與動員的可能性將提高。至於傳媒應否主動介入政治發展,這是另一個值得傳媒議論的問題。

 

大遊行是一次回歸本土的集體行為,是對香港人身份的再認同。香港人已經很久沒有自豪的感覺,但大遊行讓他們重拾自信和希望。本土認同和本土利益將在未來社會發展的關鍵時刻再發揮他們的重要作用,同時也會界定傳媒立場最終的底線。

 

 

表一:各種號召的影響力

 

下面各種號召對你決定參加這次遊行有什麼樣的影響(回應人數)

重要/非常重要*

%

朋友、同事、同學等(1,139)

67.5

報紙新聞(1,139)

65.6

電台電話節目(1,140)

65.2

電台新聞(588)

65.1

報紙社論(1,143)

64.1

電視新聞(1,135)

61.0

報紙專欄(1,146)

60.2

電視資訊節目(587)

60.6

網絡資訊(包括電郵)(1,129)

53.5

家人(1,138)

51.3

社會知名人士(586)

47.6

宗教人士(1,136)

44.0

政黨(1,135)

43.9

你所屬團體(1,120)

34.3

*回應者以5點尺度表示,包括「非常不重要切合」、「不重要」、「一般」、「重要」和「非常不重要」。這堨u顯示「重要」和「不重要」的綜合。

 

表二:與人相約遊行的模式

 

你與誰人同來遊行?(1,149)

比例*

與朋友同來

45.2

與家人同來

26.6

與配偶同來

14.8

與男女朋友同來

10.4

與同學同來

8.2

單獨來

7.0

與同事同來

6.2

與自己所屬團體同來

4.7

與其他人同來

3.3

如果與人相約而來遊行,誰首先主動提出?(1,057)

你首先提出

難分先後,大家不約而同有同樣的意念

別人首先提出

30.0

50.7

16.7

*被訪者可選擇多於一項,比例則以回應者人數作為基數,故百分比總和大於100%

 

表三:遊行者的身份(%)

 

教育程度

(1,127)

小學或以下

中學

大專或以上

2.8

41.3

56.0

 

家庭所屬階級

(1,115)

上層階級

中產階級

基層階級

1.6

58.5

35.2

 

職業

(1,127)

專業/半專業

文員/服務人員

學生

工人

主婦

其他職業

失業/退休

40.1

17.5

20.9

4.3

3.3

9.1

4.6

 

年齡

15-19

20-29

30-39

40-49

50-59

60 以上

 

10.6

34.9

27.4

20.8

4.6

1.8

由於“不知道/無答案”未列出,故各行總和少於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