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恭蕙電子通訊:政府提出的修訂(只有英文版本)

 

(非正式譯本,未經作者審閱,一切以英文本為準)

 

各位:

 

對於特首就廿三條提出之三個修訂,我們應如何回應?

 

非常重要及嚴重的事項懸而未決。

 

市民很可能依賴評論家或分析家之意見,也可能受到鼓舞,因為政府讓步正正是他們表達不滿之直接結果。

 

甲、讓步 -- 讓了甚麼步?

 

1.      特首表示政府將就國安條例草案提出新修訂,而草案將如期於79日通過。

 

2.      政府的讓步:

(a)     刪除可在港取締內地從屬組織的條款;

(b)     在披露「國家機密」中加入以「公眾利益」為抗辯理由;及

(c)     取消授權警方沒有法庭手令也可進入私人地方的條文。

 

乙、為何讓步?為何不能押後?

 

1.      讓步:「市民所關心的正是這三項。」

2.      押後立法:「大家清楚知道我們有責任立法以保護國家安全。」

 

丙、特首怎樣想?

 

以下撮述特首昨日的聲明,我們能從中一窺他怎樣看七一遊行的誘因,以及香港的前景:

 

1.      「我的施政」:市民遊行抗議,是由於廿三條及「不滿政府政策,尤其不滿意我的施政。」

2.      「民族」問題?:通過廿三條立法是「關乎國家尊嚴及中華民族的榮辱,大前題是捍衛國家安全……保持中港良好關係」。

3.      前瞻:政府必須「勇往直前」地通過草案,因為責之所在及「若我們在此事上猶豫不決,社會將進一步分化,事實上,現在修訂的三項條文,正正是最受爭議的地方。」

4.      停止煽動:「分化正損害香港,穩定正是我們過去成功的基石。我建議大家理性地反省,想想怎樣維持香港穩定,恰當地保持基要的關係,例如中港關係,以及香港與國際社會的關係」

5.      經濟?:「當務之急是復甦經濟」,我們「儘快」通過草案,好讓香港「經濟再起飛」。

 

丁、最後的修訂過程

 

1.      與反對派會面:特首將於週一下午與反對派陣營議員會面。

2.      修訂建議:修訂本應於昨晚送往各議員的辦事處。

3.      最後會議:條訂建議將於通過法案前一天--星期二之最後會議中討論。

 

戊、分析

 

1.  法例內容一致:議員的職責是確保他們所通過的法例經千錘萬鍊而成,審議現行草案的過程中,議員早已指出許多地方需要再草擬及修訂,可惜多不為政府所接受。在急忙推出進一步修訂,沒有時間詳細考慮整條法例的情況下,根本沒有機會確定法案是否圓滿完備。

 

2.  固有危機:匆匆通過如此重要的法例誓必埋下危機。就政府而言,不清不楚的地帶妨礙行使權力,就中央政府而言,草草立法可能導致問題,例如,基本法有關居港權之條文訂得太寬鬆,結果受到法庭挑戰。至於對於市民,拙劣草擬的法例對他們的權利製造不必要的不穩定因素。

 

3.  本末倒置:特首從來不理會細節,這對政府來說非常危險,例如2002年他強行高官問責制時,並沒有清楚訂明各局長之職責,仙股事件的檢討報告亦突出這點,又例如上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批評香港各局長職務重疊,模糊不清。這問題曾在審議法案的短短過程中被提出來,政府卻聽而不聞,政府說重要的是繼續向前,說會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推出對香港之報告後解決。

 

4.  時間問題:星期五,當田北俊(自由黨主席,非官方行政會議成員)北京匆匆「面聖」(聞說他曾與統戰部官員會面)後回港時,他表示將向特首建議押後至「不遲於1217日」立法,這看來意味著北京指示可以押後立法,現在特首堅持如期立法,田北俊必因此受傳媒追問。

 

5.  怎樣的內閣?田北俊是行政會議成員,受集體負責制規範,他北京之行?生多個問題,坊間推測他是應北京之邀請多於受特首之命,現在他說的與特首有出入,令香港人再次思考「集體負責制」在香港有何意思。

 

6.  有趣的道歉:民建聯的曾鈺成,身兼非官方行政會議成員,昨天就他早前之「誤導論」向市民道歉。

 

7.  特首的取向:特首與市民之間有嚴重分歧,他將「國家安全」及「身為中國人」扯上關係之舉動令人不安。他相信解決廿三條問題後他便能好好處理經濟,更是完全誤解了香港人對其的真正不滿--他對事物的看法及處理手法,因此接下來繼續會有人挑戰他的管治,他要面對的問題是香港人不要他再當特首。

 

陸恭蕙

恩匯政策研究所

www.civic-exchang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