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月十二日的二○○四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多位講者不約而同在演辭內就市民意見作出回應,現節錄如下: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

香港市民對關乎法治原則的事情所呈現的警覺性,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毫無疑問,市民殷切期望法治精神在未來的日子繼續得以奉行,而他們獲法律所賦予的各種權利和自由,亦會一如以往得到捍衛。市民大眾清楚表達:法治是香港社會恆久不變的價值。市民的聲音,我們必須細心聆聽和透徹理解,而掌握和行使管治權力的機關,無論是行政、立法或司法機關,就更須如此。

律政司司長梁愛詩

律政司內的律師不時須就極具爭議性的政府措施,提供法律意見和向公眾解釋這些意見。因此,就該等措施而言,他們或會被視為抱有政治立場,但事實卻非如此。他們在這些個案中所擔當的角色如下─

首先,他們會為有關的決策局提供外地司法管轄區的法律資料,以了解別的地區如何處理有關問題。

第二,他們會研究決策局的建議是否符合《基本法》,特別是人權方面的保障。

第三,他們會就有關建議在法律政策方面是否可予接納一點,提出意見。就這方面而言,他們須根據普通法制度的重要基本原則來審核有關建議。

第四,負責草擬法律的律師或須擬備法例草案,以實施有關的政策建議。

最後,司內律師會協助有關決策局向公眾及立法會議員解釋有關建議的法律效力。

政府律師協助政府倡議某項建議,當然不表示這項建議是唯一在法律上可予接納的方案。處理一項問題,可有多個方法,而這些方法都合憲和符合人權及法律政策。司內律師支持決策局局長所選取的建議,僅顯示這項建議屬眾多符合上述要求的方案之一。

我強調這點,目的是要把政治與法律考慮因素盡量分開。公眾在辯論具爭議性的建議時,應該知道支持或反對有關建議的論據是法律上還是政治上的。當本司的律師參與辯論,大家更應緊記這點。如果我們不將兩者區分,這可能使人覺得律師之間經常對基本的法律問題各持異議。這不能提高公眾對我們的法律制度的信心。

當我們茪滼B理新的重大政制議題時,我會鼓勵同事與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討論這些議題所涉的法理。我希望此舉有助我們就這方面取得共識,或最少找到一些共同基礎。如能做到這一點,則日後我們辯論應如何推行具爭議性的議題時,便可專注於和讓人看到是專注於政治方面而非法律方面的考慮因素。

香港律師會會長葉成慶

我認為這問題(註:政制改革)值得大家更多關注。但我想強調, 我們必須善用我們的精力和時間以確保改革深思熟慮並得到香港大多數市民接受。改革並不僅僅涉及單一議題, 例如如何選出行政長官或立法會議員。改革涵蓋多方面的廣泛問題, 而我們必須想出某種方法,能夠讓整個社會取得共識, 這點至為重要。我們必須集中力量達到上述關鍵的目的, 而避免浪費精力和時間在各個不同階層之間的爭拗上。與此同時, 我們必須保持香港的競爭力和持續發展能力, 以應付未來的新挑戰。我們必須有勇氣提出妥善方案和新思維,讓香港人以至中央政府進行討論。香港從來都是一個充滿幹勁的地方, 我們斷無理由不可以在政制改革的討論中延續和堅持這種精神。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演辭全文(連結至香港政府網頁)

律政司司長致辭全文(連結至香港政府網頁)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致辭稿(連結至香港大律師公會網頁)

香港律師會會長講詞(連結至香港律師會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