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喜:用投票箱決定誰愛國

 

大嫂電郵寄來她的狗「阿麥」的照片。你曉得,我自然會滿腦子都是狗了。那電郵不大成功,我們每次只能看到阿麥狗的一部份。我問大嫂阿麥是不是與金毛狗蜜運,因為我發現了牠光滑的深棕色皮毛上有一小塊金毛。

 

政治辯論跟看照片一樣,不時要每個部份放大看,否則會疏忽了很多細節,但又要退後一步看整幅圖畫。

 

看到周一報上有政制事務局的廣告,列出在專責小組呈交立法會文件內,跟政改有關的《基本法》原則,邀請市民發表意見。為甚麼這令我想到福爾摩斯探案那隻沒有吠的狗?

 

為免日後要鞠躬陪罪,本人先旨聲明並非暗示專責小組是中央政府的哈巴狗。專責小組分明不哈巴狗,因為整份文件和整段廣告也不見有提及治港的港人必須是愛國者的說法,更別說把愛國列為必須符合的原則了。

 

先近鏡細看,逐字逐字看《基本法》:你能找到這個重要的原則嗎?除非你的一冊《基本法》不同我那冊,否則你不會找到。

 

現在退後一步再端詳:如果這是重要原則,為何整本《基本法》都沒有提及?序言不是清楚表明,《基本法》是全國人大所通過,「以保障國家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實施」嗎?

 

簡單問題往往有簡單答案:不在《基本法》堙A因為這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一部份。基本方針政策已全部在《基本法》寫明。

 

《基本法》的條文清楚說明誰有資格投票、誰有資格做候選人、要擔任行政長官須符合哪些條件。半句關於愛國的也沒有。毫無疑問,箇中原因是全國人大在列出正式的條件之前,已經深思熟慮須符合哪些條件。

 

舉例說,全國人大規定要滿足身為中國公民及香港永久居民、並無外國居留權、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的這些條件,才合資格擔任香港特區的行政長官。

 

假設某人在一九九七年前把妻兒送到外國居住:有些人會質疑這人是否真心真意支持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及對前景充滿信心。另一些人則會認為,這毫不影響他是否適合擔任行政長官。在甚麼人適合做行政長官這個問題上,要所有人完全意見一致是沒可能的,我們亦沒有必要強求不可能的事。

 

這就是選舉的意義了。有一天,《基本法》已經准許的終於出現了,我們進行普選行政長官;那時,我們對於哪位候選人最適合做特首可能意見不同,我們毋須一致同意某名候選人合適不合適,甚至毋須一致同意判斷合適與否的標準和尺度。

 

假如我們認為特首必須由愛國者擔任,而我們認為這人不愛國,我們就會運用投票權不投票給他,而投票給另一名我們認為愛國的候選人。假如我們感到特首過去沒有充份爭取香港的高度自治,而我們又要一個這樣的特首,我們也會按此投票。

 

我們的特首無疑在愛國上得到一百分,但這有沒有令他適合中央委任?所以,我們不要再就愛國理論爭吵了,不如把精神集中在選特首的辦法吧──噢!我可是聽到狗吠的聲音?

 

……………………………………………………

 

作者為資深大律師和「《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關注組的文章逢星期五刊出。此文譯自英文原文。

 

(刊載於蘋果日報200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