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中流:鄧小平二十年前講話的真實意義

 

香港政制的討論還沒有起步,在一班傳統親中人士的推波助瀾下,陷入「愛國愛港」的極左討論(對罵),無論是曾憲梓或者鄔維庸的言論,都只有刺激香港人在九月的時候,將選票投給民主派,大幅送票給民主派人士,筆者相信民建聯、港進聯準備要參選立法會的候選人,一定叫苦連天——咁搞法,肯定唔使選!

 

昨天是中國已故領導人、「一國兩制」總設計師鄧小平逝世七週年紀念,在近期「愛國愛港」的爭論中,中國官方新華社昨天將鄧小平一九八四年的一篇「解釋為何要施行一國兩制」的重要談話,重新刊登一次,此外,《人民日報》配合著刊登了一篇名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保證」的評論員文章,進一步闡釋現政權領導人對「一國」的釋義,最重要的是「對香港可以參選的人,多加一重定義限制」。

 

解釋已超越鄧講話原文

 

《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二十年的今天,重新閱讀鄧小平當年對「一國兩制」定調拍版的文章,的確很有意義,細讀一次,不能不佩服當年鄧小平的胸襟和遠見,鄧小平心目中給予香港人的「一國兩制」面貌是寬鬆、寬容,真的可以達到五十年不變的空間,反之,看《人民日報》的評論員文章,則顯示這代的領導人將這個空間鎖得緊緊的,回歸七年,大陸正全方位走資(美其名開放經濟,或者以前用的社會主義市場化),但現政權領導人居然害怕香港的資本主義會侵蝕社會主義,在評論員文章內,對於認同「一國」有這樣的闡釋——「認同國家還必須承認國家的主體是社會主義。這也是一個不能沒有的前提,改變了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也會吹的』」,其解釋已經超越了鄧小平講話原文的內容,或者說「鎖緊空間」,同時進一步鎖緊「愛國愛港」定義。

 

鄧小平原文部分重點節錄如下:

 

「中國政府為解決香港問題所採取的立場、方針、政策是堅定不移的。………

 

我們還多次講過,北京除了派軍隊以外,不向香港特區政府派出幹部,這也是不會改變的。我們派軍隊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我們對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變,我們說這個話是算數的。」

 

一國兩制不是玩弄手法

 

「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具體說,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十億人口的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台灣實行資本主義制度。近幾年來,中國一直在克服「左」的錯誤,堅持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來制定各方面工作的政策。經過五年半,現在已經見效了。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提出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辦法來解決香港和台灣問題。」

 

「實現國家統一是民族的願望,一百年不統一,一千年也要統一的。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我看只有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我們採取「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辦法解決香港問題,不是一時的感情衝動,也不是玩弄手法,完全是從實際出發的,是充分照顧到香港的歷史和現實情況的。」

 

「香港人是能治理好香港的,要有這個自信心。香港過去的繁榮,主要是以中國人為主體的香港人幹出來的。中國人的智力不比外國人差,中國人不是低能的,……。所謂香港人沒有信心,這不是香港人的真正意見。」

 

「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未來香港特區政府的主要成分是愛國者,當然也要容納別的人,還可以聘請外國人當顧問。什麼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在抽象愛國理念糾纏無益處

 

香港人一般不懂大陸這些文章的定義,「社論」(例如一九八九年著名的「四二六」社論)是指中央要宣示的重大決策或者號召;「評論員文章」(例如鄧小平南巡談話)則要大家認識或者澄清中央的看法,但未必動員做什麼事情;「署名文章」層次則是最低,只是透過民間表達中央一些看法。《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屬於第二類,只顯示目前中國執政班子,比鄧小平八四年對「一國兩制」定案時「更保守的看法」,對於鄧小平當年「五十年不變算數」的承諾,我們應以「更全面」的原文去解讀,但不能忽略現領導人的心態。

 

鄧小平二十年前已經提出要「克服「左」的錯誤,堅持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目前部分人大、政協卻是走這種「左的鬥爭意識」,這樣下去,只有火上加油,對於開拓民智、解決問題毫無幫助,鎖緊空間,對於施行一國兩制,只是下下之策。

 

筆者建議民主派應要繼續以更冷靜和理性的態度面對這些「講話」與「評論員文章」,無懼、無畏也毋須以「鬥爭」的語言去反駁、反擊,或者在這些抽象的「愛國理念」上糾纏,這對雙方都無益處。在領導人這種心態下,民主派或許需要多行一步,抽離一些對抗的「政治硬立場」,從本身的專業讓中國領導人明白,他們也是愛國愛港,可以對國家多方面做出貢獻。至於香港市民,只需平常心以對即可。

 

〔刊載於信報2004-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