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沛然:從基本法委員會角色看特區政制檢討 

 

近日有傳言說港區人大代表醞釀提案,請全國人大常委就《基本法》在港實施情況進行「執法調查」,或授權基本法委員會進行監督。傳言曝光後,有關人士顧左右而言他,事情固然還有點撲朔迷離,但似乎已不成氣候。

 

港區人大代表提案一說,或許衝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現在或常在準備中的政治體制檢討而來,內堜峓韞]藏著對現在政治現況的不滿。然而,令筆者感興趣的說法,是據稱想基本法委員會監督《基本法》在港實施,因這涉及將基本法委員會的角色和功能作出根本性的改變,而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可能以授權形式改變一個由全國人大設立的機構的任務。

 

基本法委員會的任務在全國人大一九九○年七屆第三次會議批准基本法草委會關於設立基本法委員會的建議的決定附件中列明,是「就有關《基本法》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百五十九條實施中的問題進行研究,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意見」。按姬鵬飛主任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在上述會議中對上述建議的說明,草委會建議成立基本法委員會,是為了使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就依據上述條文作出決定的時候,「能充分反映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

 

由此可見,基本法委員會要有在法律和政治兩方面發揮功能,就個別引用上述條文的建議清楚研究法律依據,並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徵詢意見時,提供法律意見和反映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

 

基本法委員會的任務不包括就有關《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改,進行研究,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意見。筆者相信草委會建議不曾遺漏有關職能,而是草委會經慎重考慮後不加入建議之內。姬鵬飛主任的說明所述,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和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分別放在附件一和附件二中,是「考慮到這樣比較靈活,方便必要時作出修改。」

 

筆者以為,草委會不建議基本法委員會就有關《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改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意見,其中必有深意,定是認為兩個附件中有關修改的條文,未必衍生重大法律問題或議題,要專人專案研究討論,及覺得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以及行政長官同意的修改案,必定反映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餘下的是修改案的內容,屬在《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第六十八條的原則性規範下的政治議題罷。

 

某些前草委近日的言論,大體是說如果我等在草擬期間要香港特別行政區那時候幹什麼,我等早就寫在《基本法》堙C筆者上述的推論,或許和他們的高談闊論,相映成趣。而特別行政區政府煞有介事的準備、又準備、再準備的工夫,則是有點庸人自擾的味兒。

 

文章內容純屬個人意見,不代表大律師公會或其執委會的立場。

刊載於信報2004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