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223

 

文化藝術界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進行問卷調查

藝術家憂慮立法危害藝術創作自由

欣賞演出海外交流也有罪?!

 

「我們在九七年前恐懼的東西,現在開始出現了。」一名從事藝術創作達三十年的本地藝術工作者說。

 

調查發現,大部份受訪藝術工作者憂慮廿三條立法對藝術創作構成負面影響;藝術家將來申請撥款資助、選取題材及創作手法、甚至進行海外交流活動時,都要面對廿三條規範的壓力。藝術工作者要求政府採用白紙草案諮詢公眾,公開所有條文細節,並要求取消立法修訂中,不設追究行為期限的建議,以及清楚列出藝術創作在條文內可享有的豁免範圍,保障言論自由。

 

一群藝術工作者參考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向新聞工作者發放的廿三條意見調查問卷,向業界收集意見,尤其關注藝術界獨特的生態環境、工作和活動,在修訂下可能受到的具體影響。結果發現,超過九成受訪藝術工作者認為,日後創作或主辦含政治內容的藝術活動,很有機會被打為煽動叛亂行為;而在取材和創作過程中,更容易觸犯國家機密罪。其他相關活動/行為,如藏有某類藝術作品紀錄、主辦節目、審閱創作計劃書,甚至接收藝術活動資訊,都有過半數被訪者認為會觸犯知情不報罪;另有四成人認為,欣賞演出都會觸犯知情不報罪。

 

超過九成被訪者又認為,條例會影響撥款機構日後對受資助團體或人士的限制,為了避免觸犯廿三條而加強對創作者、創作過程及作品的干預和審查。創作及表達自由嚴重被侵犯。八成人認為廿三條立法後,藝術界的自我審查情況會加劇。至於條文中,域外適用(涉外法權)此建議,更會對日後藝術文化的海外交流工作,構成沉重壓力。

 

此外,約九成六被訪者認為,政府負責藝術文化資助及政策的兩個機構,即香港藝術發展局及文化委員會,均應該就立法對藝術發表自由的影響,表明立場。

 

雖然調查結果反映業內普遍存有憂慮,但只有約一成半被訪者表示,會考慮因此離開藝術文化行業。藝術工作者對於創作及表達自由,依然有承擔。

 

調查成功以問卷方式訪問七十六名藝術工作者,他們平均年資為十年,最多從事了三十五年藝術文化工作,最少為一年。被訪者來自各媒介的藝術文化工作者,包括藝術行政、藝術教育、表演藝術、藝術評論及研究、藝術節目主辦者、視覺藝術、技術及後台人員、電影、錄像及新媒體創作、音樂、撥款機構,以及藝術新聞從業員。

 

 

附:問卷調查統計結果,及被訪者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