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124日與「第十九條」前總監及「約翰內斯堡原則」顧問團召集人狄蘇信(Dr Frances D'Souza)率領的代表團會面後與記者的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記者:現在有很多專家包括今日會面的團體要求白紙草案,為甚麼政府還未從善如流,發表白紙草案呢?

 

保安局局長:其實今日這位專家(Dr Frances D'Souza)並沒有與我們談論白紙草案,我們主要是討論約翰尼斯堡原則,我們有很充分的交流,有建設性交流,令我們了解多些約翰尼斯堡原則的一些內容。我向這位專家保證,我們的指導原則,最重要的一點是充分保障人權。雖然,譬如和平示威的權利並沒有提及,其實已在我們的人權法及《基本法》保障了。同時,我們亦向她保證,我們現在是諮詢期,正聽取意見。在明年發表條例草案後,都會有充分機會諮詢,市民一樣可以提供意見,直至條例通過的最後一刻,我們都可以接受修訂。

 

〔註一:同日,律政司司長在另一場合表示,政府發表的23條立法諮詢文件,很清楚闡明了各項立法建議和背景,這較只列舉條文的白紙草案更適合諮詢公眾意見,故毋須另發白紙草案。〕

 

〔註二:據一份親中報章報導,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1119日出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舉辦的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諮詢大會時表示,有關推出白紙草案的要求,根本是為轉移視線,拖延立法。〕

 

〔註三:據報,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1129日晚上出席香港汕頭商會支持二十三條立法大會時,重申在兩個多月諮詢期內,大部份意見贊成立法,又堅稱毋須延長諮詢期,政府也不會以白紙草案形式進行諮詢。〕

 

記者......約翰尼斯堡原則對國家安全的定義是比較寬鬆,你們會否考慮他們的建議,......在條文上會較寬鬆?

 

保安局局長:我們對國家安全已有定義,是保障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這些是符合國際人權公約,我已向這位專家解釋了,她並沒有異議,她認為沒有問題。這個約翰尼斯堡原則其實是比較新的,是在一九九五年左右,由一郡人權專家提出,目前世界上未有國家採納。根據這位專家說,秘魯將會採納。所以這個原則是未被廣泛採納的。

 

記者:但是在原則內,譬如帶來即時或極可能的危險,或所謂 public interest.......以公眾利益作為抗辯理由等等的原則,政府會否考慮採納呢?

 

保安局局長:即時很明顯的威脅,我們討論了,大家有很多共通點。甚麼是即時或眼前的威脅,可以是一星期後、一日後、一年後、兩年後都可以。即是說,有很大的詮釋空間,這位專家也同意,其實這並不是十分明確。其實,這亦與我們普通法的原則相符。我們的律師也解釋給他們聽,其實法庭判案,也會考慮歐洲人權法庭的案例。至於公眾利益辯解,我們並沒有討論,我們收到一些傳媒組織有關公眾利益作辯解及已發佈消息辯護的意見,這牽涉很多法律問題,我們會交給我們的律師研究。多謝各位。

 

〔註四:港大法律系教授及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在提交給立法會的文件中指出:《諮詢文件》所建議的煽動叛國定義,相當倚重「煽動」概念。這在普通法下是廣為人知的概念,但普通法下的「煽動」與「約翰內斯堡原則」之間有著很大的差異,因為前者並不顧及受煽動事件確實發生的「可能性」(更遑論顧及該等事件即時發生)Smith Hogan Criminal Law (第八版,1996 年)一書第273 頁曾提述 Nkosiyana 一案,案中上訴法官 Holmes 曾經指出,煽動者是「進入另一人的思想,並尋求影響該另一人至令其犯罪」的人。此外,「煽動既可明示,亦可隱含」,而「煽動行為是否成功游說另一人犯罪或企圖犯罪」,是無關痛癢的。』〕

 

〔註五:劉進圖先生在117日明報23條影響新聞自由的疑問」一文中表示:「英國傳媒可向歐洲人權法庭求助,歐洲人權法庭的案例清楚顯示(包括著名的Spycatcher”一案),公眾利益和資料已經公開,肯定是衡量泄密是否有罪的重要因素,英國為此曾一再敗訴,工黨政府於1998年將《歐洲人權公約》納入為英國本土法例時,也特別訂明,法院作任何可能影響言論自由的判令時,若訴訟涉及新聞、文學或藝術材料,必須特別考慮保障言論自由的重要性,特別要考慮該等材料是否已經或即將為公眾知悉,以及發表這些材料是否符合公眾利益。」其後,法律政策專員區義國先生認為英國《人權法令》內該條文並不適用於刑事程序,因此與目前所討論的議題扯不上關係。同樣地,有一些確認有可能以公眾利益和資料已被公開作為抗辯理由的歐洲案例(包括著名的“Spycatcher”案),是屬於民事案件而非刑事案件。

 

然而,劉先生提及的條文是指法院作出影響表達自由的判令(例如禁制令)時,該判令所指的並不包括刑事程序的命令,並無指出法院在審理刑事案件時無須考慮上述兩項抗辯理由。按常理而言,刑事程序涉及個人的人身自由,理應給予被告更大的保障,因此若民事案件賦予被告某種抗辯的理由,刑事案件更應理所當然地給序同樣甚至更有效的抗辯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