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昨天的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發表題為〈中國煽動法觸動脆弱神經〉的文章,指不少本地及海外人士,把二十三條立法視為對「一國兩制」之下港人繼續現有生活方式及享有基本權利和自由的測試,社會不同界別先後對立法建議表示關注,並不值得驚奇。

 

  她認為,主要的關注點在於一些罪行的界定及會否將內地法例“本地化”,以及如何提供適當的保障以符合國際人權公約的適用於香港的規定。

 

  她認為港府勇敢地提出二十三條立法建議,願意接觸不同群體聽取意見,並因應公眾關注撤銷建議擴大警方調查銀行戶口的權利,但不幸地,港府偶爾採用的「硬銷」手法,無助公眾釋疑,反而令人猜疑其背後動機,在不信任氣氛彌漫之下,實難以令公眾集中討論具體立法建議。只要細閱諮詢文件,便明白港府了解和嘗試審慎處理公眾關注,在新法例收窄了例如煽動罪的刑責範圍。

 

  陳方安生強調,二十三條處於「一國」和「兩制」交接面的核心,港府要在保護國家安全及主權的同時,調和兩地在社會、政治和法律方面的基本差異。這是一項困難的工作。在香港的獨特地緣政治環境,任何反顛覆法例都一定會觸動這條脆弱的神經。

 

  陳方安生表示,香港必須妥善處理二十三條,保證市民的生活方式不變、所有現有的權利和自由受到保障、新聞界毋須在恐懼和騷擾下自由地工作,香港若要繼續成為國際城市和重要的財經中心,新聞、表達和資訊流通自由必須保持完好無缺。

 

  她指出,港府拒絕因應公眾要求發表詳細草案條文進行諮詢,只會加深市民的猜疑,令人覺得背後另有陰謀。她不相信這是真確的,相信待港府整理好草案文本後,其動機便會清晰,這是內容而非時間問題,她希望港府在落實立法建議前能就草案條文進行更廣泛的諮詢。

 

  最後陳方安生強調,香港與中國其他地方的區別是法治的傳統。歸根究柢,我們信任的不是這天的政府,而是法律條文,我們需要一套清晰、不含糊、精確和可免受法庭質疑的法律。香港市民愈早親眼見到二十三條便愈好,各方都要有冷靜的腦袋,才會得到滿意的結果。

 

  瀏覽文章的英文原文,請看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