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應湘爵士致函立法會表達他對基本法二十三立法的一點意見。以下是對信函內容的些回應:

 

1. 信中並無提及終審法院在司法獨立所擔當的角色。然而,終審法院在人大常委會釋法後已受到重創,司法獨立受到損害。在1999年11月15日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就香港特區行政區提交《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審議結論第10段指出:

 

 「在終審法院根據其對《基本法》第二十四(二)(三)條的解釋就吳嘉玲和陳錦   雅兩宗案件作出裁決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重新就《基本法》第二十四(二)(三)條作出解釋(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委員會對此極表關注,認為此舉可能影響司法獨立。委員會也注意到,香港特區曾發表聲明,表示除非遇有極為例外的情況,否則不會再要求人大常委會釋法。不過,委員會仍然關注到,行政機關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段要求釋法的做法,可能會削弱〔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所保障的公平審訊權利。」

 

2. 文中提及市民權利受到司法獨立的絕對保障之說似亦難以成立。較為近期的例子是上月25日,梁國雄、馮家強及盧偉明三名示威者被裁定組織及協助組織未經授權遊行罪名成立。總裁判官李翰良在判刑後批評控罪本身帶政治性質,質疑是否應交由法庭處理,但既然案件已交給法庭,他亦須維護法律尊嚴及公眾利益作出判決。最後,總裁判官認為該次遊行沒有任何人有暴力的意圖,實際上也沒有暴力行為,是一個和平的遊行,被告亦只是想表達意見,遂輕判三人自簽500元,守行為3個月。在嚴刑苛法之下,在司法系統之內的裁判官對當局作出的政治檢控尚且顯得無能為力,對司法機關未能制衡行政機關之說,並非無的放矢,只是道出現實的無奈。

 

 瀏覽信件的全文,請開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