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出席香港電台《清談一點鐘》節目

 

訪問撮錄香港電台《清談一點鐘》節目

 

□ 張笑容(節目主持)  梁振英(行政會議成員)

 

    大家都關心二十三條應在九月立法會復會時討論,抑或留待下屆立法會解決?哪種做法比較好?

 

    我贊同曾鈺成所說,留待下屆比較好。為國家立法,一定要市民明白立法的動機、原意、條文、影響、利弊、司法程序執行時如何就市民的自由、權力作出保障。因此政府諮詢前要多做說明工作,令市民掌握全面的事實,然後才進行諮詢。如果政治形勢上欠缺了市民紮實理解的基礎,例如立法的需要、立法的動機,就要延遲, 不必急於明年立法,不要因時間限制而令說明解釋不足。

 

去年諮詢工作剛推出時,許多人都接受立法,但後來說是政治角力又好、政府溝通工作做得不夠也好、時間性掌握出問題也好,結果形勢逆轉得很快。

 

    既然不是急於要七月九日立法,那泵酊齒p此,何必當初?

 

    十多年前寫《基本法》時,當時輿論的顧慮程度與數量都不同。許多西方國家都沒有意見,除了因為不少國家都有類似法例外,公眾對香港的制度,特別是司法制度,都有信心。現在似乎集中某些問題,因此政府更需解釋條文,多做溝通討論的工作。

 

    最近有兩位立法會議員參加台獨組織群策會主辦的研討會,議員在會上講到香港人支持一國兩制,希望台灣人祝福香港。但其後惹來英文《中國日報》批評他們「唱衰」一國兩制,你有什炤N見?

 

    首先是身份問題,立法會議員擁有憲制的身份,與學者、記者身份不同,因此出席不符合身份的場合,所說的話、所見的人,都代表官方。其次是題目的問題,無論在印尼、菲律賓,以至渥太華、愛爾蘭等地,凡涉及統獨、分裂的問題,都是極之敏感的,是一個國家層面最高的政治問題。

 

這次有立法會議員去台灣參加台獨組織主辦的研討會,情況等同北愛爾蘭一卹菇倡脫離英國的組織舉辦研討會,英國國會議員參加,相信在倫敦亦會掀起政治風波。

 

    不過今次台灣研討會內容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想了解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情況,而非關於台獨,可否當作良性交流?

 

    任何有政治敏感度的人,都知道這個研討會的目的。政治埵陶\多非實質的事,有許多抽象、有許多姿態。我個人就認為他們不應參加此類會議。不過,既然已經成為事實,涂謹申劉慧卿可以將發言記錄公開,因為報紙上的報道並不全面。

 

    英文《中國日報》對兩位議員抨擊得很厲害,甚至認為要加快二十三條立法。你如何理解這篇報道?是否代表中央的看法?我們對中央的了解,很多時是透過某報或個別人士,所掌握的只是一鱗半爪,香港應否加強與中央直接溝通的工作?

 

    關於報道,保安局長李少光已作出回應,我在此不加補充。

 

至於溝通方面,過往中央都刻意迴避於香港問題上發表言論,避免中央干預香港。但我認為當涉及中央與行政區的關係,例如二十三條等重大問題上,中央有需要按《基本法》向市民說明。我相信市民都有信心中央領導人是開明的,並且對事物採取合理的態度,加上香港擁有高度自治,高度自治在今日並不抽象含糊,全部都體現在《基本法》一百六十條堙C現在的溝通不夠直接,因此在高度自治以外,中央可以多講一些,以避免幾張報紙或某些人代表中央說話。又好像居港權一事,《基本法》二十四條與兩地關係有關,但待香港法院審結後才釋法,已經太遲,因此要好好掌握時機。

 

□ 最近輿論就一些相片猜測誰是第三屆特首,這些猜測對你有沒有影響?

 

    最近於七一酒會上的大合照上,有人質疑我作為行政會議成員,不應排在范太(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之後,其實每一年的排列次序都一樣,無關乎問責制實施與否,因為在禮賓府名單中我一直都排在范太之後。

 

    除了合照風波外,最近還有幾件事是直指向你的,譬如商台續牌事件,以及有人指你在梁錦松買車事件中,要求刪改行政會議記錄,甚至有人舊事重提,指你是六年前「八萬五」的始作俑者,你會否覺得許多人針對你?

 

    我知道如果迴避某些問題,便會較少抨擊。不過,出任這個職任,便要願意擔當。八萬五事件中,公眾已經知道九八年跌市與「八萬五」無關。至於梁錦松買車事件,行政會議並無任何記錄,因此啞子吃黃連,無法辯駁。我自己會以平常心看待,但當事件涉及公眾對政府的理解,我就會解釋。例如商台續牌一事,我就立刻發表了聲明表示:從未在任何場合建議商台續牌三年。

 

    相信你已經回答了同類型問題不少次,你覺自己有許多仇人嗎?

 

    大家的注意力都可能集中在第三屆特首選舉,有人認為某些言論是○七年前哨戰。但如果部署四年後參選,就一定在這段時間組織班子、韜光養晦,不會像我那樣擁有鮮明立場,不怕開罪他人。我曾經說過第N屆也不會參選特首,至今從未改變過,因為只要做好公職已經足夠,假如只想著升遷,就是做官,而非做事。

 

 

(談話的主要部份轉載自2003825日信報 ,編者在有關廿三條立法的部份使用粗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