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

二十三條立法

踏上正途

 

出版人:基本法二十三條關注組

 

成員:

陳文敏教授及榮譽資深大律師

張健利資深大律師

帝理邁律師

戴大為教授

余若薇資深大律師

梁家傑資深大律師

李志喜資深大律師

陸恭蕙女士

吳靄儀大律師

湯家驊資深大律師

 

二零零三年八月

 

今年226日,特區政府提交《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予立法會審議。624日,以親政府議員佔多數的法案委員會在強烈反對聲音之下支持政府於79日恢復二讀。71日,逾五十萬人上街遊行。72日組織團體號召市民79日在立法會外集會。75日,行政長官決定再增加三項修正,但如期恢復二讀。76日,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職務,意味政府失去該黨的八票支持。77日,董建華宣布押後二讀。79日黃昏,五萬市民在立法會外和平集會。717日,董建華承諾會就立法進行新一輪廣泛諮詢,但同時聲明特區有責任通過23條立法。這份小冊子是基本法二十三條關注組對如何真正做到正確的諮詢及立法的意見書。

 

1.     二十三條是否規定必須立法保障國家安全?

 

不是。二十三條並沒有要求立法保障 “國家安全”,只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2.     不通過政府的“國家安全”法案,是否等於不能維護國家安全的利益?

 

不是。香港特區現在已有很多法例維護國家安全的利益及禁止竊取國家機密。

 

3.     落實二十三條需要通過甚麼法例?

 

只需修訂《刑事罪行條例》以訂明 「分裂國家」和 「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的刑事罪行。其餘在二十三條列明須禁止的行為,現時已有法例禁制。

 

4.     如果二十三條的立法要求只如上述,為什麼政府仍要對《官方機密條例》及《社團條例》作出修訂,以及對《刑事罪行條例》提出其他修訂?

 

政府認為這些修訂可取;藉此機會修訂這些條例,料想是認為加上維護國家安全的標簽會令草案更易得到通過。

 

5.     政府提出的修訂是否可取?

 

有一些修訂是可取的,例如廢除一些過時的普通法罪行,如 「隱匿叛國」 及「有代價地不檢控叛逆」,以及部分煽動罪行。

 

另一些的修訂主要為將現行法律現代化及體現香港主權移交,目標正確,但方式和建議的條款內容卻不正確。

 

有些修訂是令現行的法例更嚴厲,以及賦予政府更大權力,這些修訂無論在立法原則和具體細節上都不能接受。

 

6.     政府現在應怎樣處理立法工作?

 

應獨立處理每項應修訂的條例,使有關修訂是從條例的整體內容得到全面地考慮。 零碎修補從來不是理想的做法,更何況在同一草案把不同條例的修訂,湊拼在一起。

 

將不同的條例分開處理,更有利於整個立法程序快捷順暢。

 

7.     二十三條關注組認為應採取怎樣的方法處理有關立法?

 

I.      修訂《刑事罪行條例》

 

(a)    訂立“分裂國家”及 “顛覆”罪行的新條文

現行的《刑事罪行條例》已有條文禁止叛國和煽動的行為,為清晰明確滿足二十三條的要求,應修訂《刑事罪行條例》,明文界定「分裂國家」和「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行。

 

(b)    適應化

對條例作出適應化的修訂,反映香港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的憲制地位, “女皇陛下” “反英皇罪行”等字眼,應全部廢除。

 

(c)    放寬過分嚴苛的條款

現行有關叛逆和煽動罪行應作出修訂,以確保符合《基本法》列明的香港居民應享有的人權和自由。

 

對法例作出修訂時,應遵從以下原則:

 

1)        改革法例以切合開放民主社會的價值觀念。

2)        條文必須以清晰明確的文字寫成,令人清楚知道什麼行為會構成刑事罪行。

3)        必須符合《基本法》、適用於香港的國際人權公約和勞工公約,以及中英聯合聲明。

4)        制定罪行,必須符合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II.     修訂《官方機密條例》

 

《官方機密條例》在976月通過,條例的內容經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政府磋商後同意,認為已足以禁止《基本法》二十三條所指的竊取國家機密行為,所以根本不需要為二十三條立法而對條例再作任何修訂。 特區政府認為草案所作的修訂可取,我們並不同意。

 

不過,我們同意需要檢討和修改《官方機密條例》,以糾正現行條例不能既確保一個開放的政府而又能保護真正的國家機密的缺憾。這項檢討應獨立進行,而同步進行訂立《資訊自由條例》。 1995年已訂立的公開資料守則,可以作為法例的基礎。

 

III.   修訂《社團條例》

 

臨時立法會在1997年已通過對《社團條例》的修訂,禁止任何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的本地政治性組織註冊為合法社團。

 

因此,已毋須為二十三條而作進一步修訂。

 

事實上,二十三條根本沒有要求為國家安全訂立取締組織的機制。儘管如此,臨時立法會也通過了這樣的修訂。現時,政府在草案中再增設另一項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的取締本地組織的機制。這既無必要,亦不可取。

 

臨立會當年通過的修訂賦予行政機關過大的權力。例如,社團事務主任(警務處處長)倘合理地相信他在履行其職能時有需要,便可毋須法庭搜令而進入他有理由相信是不合法社團或其成員設置為或用作為集會地點或業務地點的處所。

 

我們認為當局應獨立處理,重新檢討此這項條例,確保條例能符合《基本法》所保障的權利和自由,包括結社自由、示威集會自由,以及組織和加入工會的權利和自由。

 

8.     上述的做法,會不會造成無限期阻延二十三條的立法?

 

不會。事實上,按最低限度立法的原則作出修訂,整個立法過程便會更迅速和暢順。但最重要的考慮,是要確保立法內容正確。政府對上述三條條例的修訂應各自獨立進行,及作公眾諮詢。這些條例的修訂應各按自己的步伐,在得到詳細解釋及充分公眾諮詢之後通過。

 

有關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及顛覆罪行的定義,政府尤其應特別向公眾解釋建議的內容和理據。假如政府執意訂立任何取締組織的機制,政府必須就建議的機制以及任何防止濫用有關機制的措施,作出解釋和提出理據。

 

 

如有查詢,請致電吳靄儀議員辦事處:

電話號碼:2537 2725 / 2869 8317

電子版小冊子,請瀏覽 http://www.margaret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