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李飛發言全文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大家下午好。我非常高興能在這裡同大家見面,並借此機會作一個簡短的發言。我把所要講的內容濃縮為八個字,叫做「以史為鑑,以法為據」。出發點是想與各位一道,進一步加深對基本法關於政治體制的規定,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解釋的理解,以及獲得對香港政治體制發展方向的正確把握。

 

我所說的「以史為鑑」,是想簡要的回顧一下,起草基本法時,有關政治體制規定的形成過程,來看一看眾多的政制方案是如何統一到現行的基本法的規定上的。現行的規定是來之不易的,經過我多渠道,多方面查到的資料,都共同引證了這個複雜的過程。

 

一九八五年七月一日,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在北京正式成立,到一九九○年二月十七日,一共召開過九次全體會議,對基本法草案進行了兩上兩下的諮詢和修改。為了便於工作,起草委員會分為五個專題小組,其中政治體制專題小組的工作最為複雜,共召開過十九次專題小組會議。

 

我專門請教了當時主持小組工作的兩位主持人,一位是北京大學蕭蔚雲教授,還有一位是我們香港的鄔維庸醫生。他們開的會是五個小組裡頭最多的。在一九八六年四月到一九八八年四月底,準確來說是四月二十九日,形成並公布基本法案追求意見稿的過程中,香港各界對基本法爭論最大的問題,主要集中在政治體制方面,各式各樣的意見,各種方案層出不窮。同時,在政治體制專題小組內部,就有幾種截然相反,並且尖銳對立的意見。分歧的焦點,在於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方式,以及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的關係。

 

我舉一個例子,一九八六年八月,政制專題小組召開第三次會議時,香港各界提出了近三十種方案,一九八八年四月底,在公布徵求意見稿時,香港社會總共提出的各種各樣的政制方案不下五十個,原定於一九八八年結束的第一次的諮詢,因為草案意見稿中並列的多種政治方案未能協調,成為一個主流方案,被迫延長諮詢期近一個月。在延長的這段時間中,香港草委達成三項共識:一,希望各個政制方案能夠得到協調;二,特區未來政制發展的速度,應當循序漸進;三,特區未來的政制發展,應當最終實現普選的目標。

 

同年十月中旬,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有十個社團帶茼U自的方案,召開會議。經過反覆協調,初步得出認同未來政制設計的三項原則:一,政制發展要邁向最終民主;二,循序漸進;三,全面兼顧。這個階段協調的結果,形成了基本法處理政治體制規定主流方案的雛型,它說明,在香港這個多元化的社會,上述原則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否則達不成這樣的共識。

 

從形成主流方案的雛型,到最後定為法律條文,還經過了比較艱苦的過程。一九八九年二月,新的草案形成後,經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再次公布草案時,徵求香港和內地的意見,對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意見,還在激烈地進行。到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底,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收集的意見中,香港社會仍有八個政制方案,都希望能得到採納。在政制發展專題小組中,仍有四個方案。對此,只能採取分解組合的辦法,把立法會產生辦法的各個要素列出來,逐一對照各個方案的共同點或相似點,找出大家共識的框架原則。直到一九九○年一月中旬,在基本法起草工作截止時,起草委員會才通過了基本法的這一規定,當然這還是個草案。最後是在九○年的四月四日,經過七屆人大三次會議,才制定為基本法。

 

在關於政治體制如何作出規定的過程當中,起草委員會的指導方針始終是要深入調查研究,衡量利弊,要從如何有利於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來全面考慮和衡量。要使各方面的利益都得到兼顧。由此可見,在這個複雜的過程當中,基本法關於政治體制的規定,得以確立下來,貫穿了三個重要的原則,和一個最終目標。

 

三個重要原則是,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循序漸進,均衡參與,最終目標是達至普選。基本法確定了特區的政治體制,是從香港的實際情況出發,體現了循序漸進和均衡參與,兼顧了各階層、各界別、各方面的利益,反映了香港廣大同胞的根本利益和民主權利,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政治基礎,回歸以來,六年多的實踐證明,基本法確立的政治體制,對實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我想講的「以法為據」,是想說,香港特區的政治體制,是特區各項制度的一個重要方面,特區各項制度是全國人大根據憲法的規定,以基本法加以確定的,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政治體制,它的確立源於基本法,政治體制的運作,必須遵循基本法,它表明了幾個重要的,憲制性法律原則。

 

第一,基本法對香港特區的政治體制所作的規定,就是在一個主權之下,由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作出的憲制性法律規定,它表明我國是一個單一制國家,地方行政區域實行的政治體制是中央確定的,地方無權自行決定和改變實行的政治體制;第二,修改兩個產生辦法,是對政治體制重要組成部分的修改,涉及到特區與中央的關係,涉及到對憲制性法律有關規定的修改,修改決定權在中央,及在制定基本法的機關,全國人大和常委會;第三,修改兩個產生辦法,必須遵循從香港的實際情況出發,循序漸進,均衡參與的原則,不按這些原則處理政制發展問題,不僅違背基本法,實際中也是行不通的。前一段時間香港社會出現的爭拗,使人又看到了歷史的影子,需要指出的是,當年開展廣泛的討論,即使發生爭執,但在立法過程中的爭論,由於還沒有建立起這個體制,對實際運作的影響是有限的。但是,對現行體制發生爭執,必然影響到香港社會的穩定,影響到經濟的恢復,分散了社會的精力。因此,只有按照基本法確立的原則,才能保持平穩發展,不斷向最終目標推進。

 

第四,特區的政治體制保留原政治體制行之有效的部分,主要表現在行政主導。對涉及政治體制的法案,在本地立法層面,該提案權只能由特區政府行使。剛才喬曉陽副秘書長已經作了非常全面的闡述,在基本法第七十四條當中作了規定,確立了這一原則,修改兩個產生辦法,屬於憲制性法律層面的修改,按照同一原則,該法案及修正案的提案權,只能由特區政府提出,這是基本法的一項基本法理。

 

最後,我要說的是,在國家大力推進依法治國的今天,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基本法這樣憲制性的法律所做的規定,都必須得到一體執行,這是法治的精神。中央及時的,非常慎重的作出法律解釋,目的是更好的全面貫徹落實基本法,更好的貫徹「一國兩制」方針,達到制定基本法的目的。保障香港資本主義的發展,保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維護香港同胞的根本利益。這也符合全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