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嶽:釋法加深中港鴻溝

 

中央和不少本地親中人士不斷強調釋法已很寬鬆,顯示他們始終不明白香港的主流政治文化,因而不自覺地把中港的鴻溝愈挖愈深。

 

支持釋法的論點不外乎幾點:一是人大常委從來有權釋法,二是釋法內容其實很寬鬆,三是釋法有助釐清《基本法》內含糊的地方,減少爭論。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這三點都並非要點,無助平息港人疑慮。

 

人大常委當然有權釋法,但有權也不代表可以隨便用,正如《基本法》規定中央政府有權在香港出現動亂時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並不代表中央可以經常任意用這權力。有權使用,從來都不代表政治上應該使用。

 

人大釋法最大的問題是以政治需要凌駕法治。早在《基本法》起草時,已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由人大此一政治機關解釋《基本法》並不妥當。現在人大常委說是根據「立法原意」釋法,但卻不是根據當年的文件紀錄,或者是當年的草委(注意草委有五十九人,也包括李柱銘和司徒華)說明「立法原意」,而是由一群十多年前沒有參與起草《基本法》的人來重新詮釋,明顯只是政治決定而不是根據法律原意。

 

許崇德最近說:「法律為政治服務。」這固然是中國政治體制下對法律的詮釋,但也是長期在普通法下生活、重視司法獨立的香港人難以接受的地方。

 

現在釋法突然加多啟動政改要由中央批准的限制,令修改《基本法》附件比修改正文更困難(一五九條列明特區有修改《基本法》的提案權,其中沒說過要中央批准),殊不合理,等同變相修改《基本法》。如果中央可以根據當下的政治需要,透過釋法隨意將《基本法》內容增加減少,《基本法》保障香港的功能便將大大減弱。

 

蕭蔚雲月前說:《基本法》文字上沒有說的東西(例如○七可以普選),不可以隨便說它有;但有些東西雖然沒有寫明(例如特區要以愛國者為主體),卻是《基本法》的重要精神。這即是說:甚麼是《基本法》的內容,中央有非常大的「再創造」空間,這無疑完全不符合香港人認為法律應以條文為基礎的觀念。用香港人的俗語,蕭蔚雲的說法叫做「你講晒」,完全不能說服港人。

 

人大代表王敏剛星期日說:「將來有爭論有需要還可以釋法。」香港人就是怕這種態度,甚麼時候叫做有爭論、甚麼叫有需要、《基本法》加些甚麼減些甚麼,全都由人大常委在缺乏透明度下,「一言堂」地說了算,決定前又沒有諮詢港人,難以取信於民。

 

到了今天,大概沒有多少香港人相信政改爭論是《基本法》的「原則和程序」問題,說穿了只是中央和港人、香港的民主派和保守派在政改步伐問題上缺乏共識而已。政治問題便應透過政治協商解決,而不是透過政治權力隨意再創造《基本法》條文內容,影響政改討論方向,這只會影響香港人對《基本法》的信心。

 

有人強調「一國兩制」要以一國為主,但一國兩制一項很重要的「原意」應該是兩制互相學習,而香港的法治應該是最值得內地學習的制度。

 

對很多港人而言,人大釋法是要內地「政治凌駕法律」的一套,反過來壓倒香港的一套法治觀念,令香港法治倒退。這只會加深中國與香港的文化鴻溝,對爭取港人信心和團結港人絕無幫助。

 

作者為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成員

 

(刊載於20044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