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會議成員及前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梁振英:李柱銘「釋法」顛倒黑白

 

李柱銘四月二日在香港報章發表一篇題為「『一國兩制』重新演繹」的文章,將基本法有關釋法的規定斷章取義,顛倒黑白,有澄清必要。

 

李柱銘文章第一段指「二○○三年七月一日,逾五十萬香港人上街,和平理性地爭取民主自由,令中央政府措手不及。於是,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利益輸送到港,企圖沖淡港人對民主的追求。」事實上,《內地與香港關於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在二○○三年六月二十九日,亦即遊行前兩天已經簽訂,兩地開展有關討論更是此前的好幾個月。

 

李柱銘又指「《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都清楚承諾香港回歸後仍可沿用普通法。普通法跟內地法制不同的地方,就是只有法院才有解釋法例的權力,立法者無權釋法。在內地法制下,人大常委會既有立法權,也有解釋法例的權力和義務;有需要的話,人大常委可把黑解釋為白。正因兩地法制差距,《基本法》第一五八條說明人大常委授權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可按已規定的機制對《基本法》條款自行解釋。現在中央要釋法,無疑是要改變《基本法》第一五八條的安排、要收回香港法庭自行業《基本法》的解釋權。」事實是《基本法》第一五八條的第一句就開宗明義,明確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一五八條同時對香港法院的解釋權有以下限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其他條款也可解釋。但如果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解釋為準。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

 

李柱銘可以不同意人大釋法,但為何要斷章取義,偷天換日,把人大釋法,說成「無疑要改變《基本法》第一五八條的安排,要收回香港法庭自行對《基本法》的解釋權」?李柱銘憑什麼說人大收回香港法庭的解釋權?香港法庭的解釋權在今次人大釋法後受什麼影響,這些問題李柱銘必須負責任地向香港和國際社會解釋。

 

李柱銘大律師出身,也是前基本法起草委員,《基本法》第一五八條關於人大的釋法權力,在《基本法》一九八八年的徵求意見稿中也是如此規定,李柱銘當時仍是起草委員,對《基本法》規定的人大解釋權應該清楚。李柱銘此文的英文本於四月一日在英文《亞洲華爾街日報》刊登,「關心」香港問題的外國政府和海外政客,又可以以訛傳訛,又大有文章可做,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刊載於200443日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