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中流:進入京人操控治港

 

上周四筆者已經感覺到有人要「因應台灣的局勢」,趁機宣示香港民主步伐不宜太快。未料,上周五當天,已經宣布人大常委會將於明天召開會議,並會就《基本法》附件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附件二(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進行解釋。

 

提起人大釋法,港人怎能不色變?五年前是因為一宗已經上了終審法院的居權案子,牽涉許多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身份,中央政府苦口婆心說明釋法情非得已,當時在政府「砌出一百五十多萬港人內地子女可以來港」的數字下,令香港部分民意即使覺得釋法不對,也不希望內地太多人來港。這次卻是因為一個「仍正未式啟動的政改討論」,便要對○七年特首選舉與下屆立法會選舉先下手為強,來一個等如「腰斬」的宣判,手法未免霸道,難怪部分親中陣營人士早前,擺明車馬,動軋以「十三億人的福祉,壓六百萬人的選擇權」。

 

而且中央這次的做法是「主動釋法」,根本不必像九九年般由特區的特首「提請」中央去做。這堨i以有兩種解釋,第一種是:當年其實我們「屈」(誤解)了董建華,根本釋法的建議都是來自中央政府的建議,他只是一個被逼「做樣」提請以符合法理的特首。第二種是:中央政府已經認為董班子無力治港,所以現在許多決策,她索性越俎代庖替你想好、弄好,最後知會妳一聲(特區政府好像當天才獲得照會),妳還需跑出來「配合一切」說一些門面話。

 

各位聰明的讀者,你們估計是哪一種情況?無論第一種還是第二種,他都是可憐蟲一個,第一種還給特首一點面子,第二種已經是「冇面畀」。中央政府的決策班子,目前已經覺得「一國兩制」對於台灣沒有示範作用了,人大再次釋法等如已經宣布「一國」已經凌駕「兩制」,當年鄧小平所說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兩次釋法下,已經「半死不活」了,從某種層次來說,在重大事宜上,中央政府已經毫不隱瞞她是「京人操控治港」(嘿,人家說明特區的經濟要背靠祖國,你們等救濟,能大聲嗎?)。

 

問題是「一國兩制」是中英聯合聲明下的國際協議產物,目前中國的做法是用鑽《基本法》的空子,說明動的是本國的法律,所以不算違規。不過,這次再釋法,後果是一定是會再次破壞中國領導人的國際形象,人家對你無可奈何,但肯定要重新調整中國政策了。

 

這次釋法的內容,至今沒有明確的披露,毫無透明度可言,只靠一些上京的基本法委員會成員,還有前往深圳與人大常委代表(法工委主任喬曉陽等人)開會的港區人大和政協常委,才能知道多一點的詳情,基本上,大家已明白將如何釋,目的為什麼?(對於政制改革中央要有主導權),只等未來幾天的「證實」而已!

 

民主派在釋法前夕,決定由馮檢基、涂謹申、何秀蘭三位仍然持有回鄉證的立法會議員,再次赴京,要求見人大常委代表,表達反對釋法的看法。事件九九年五月第一次釋法的時候,發生過一次,當時只是涂、何兩位議員打算闖京,而北京當局採用了一個最貽笑大方的做法,由航空公司出面,在機場阻攔兩位議員上飛機,鬧出號稱自由之區的香港,兩位持有效旅遊證件、機票的香港人,無法踏出自己土地一步的大笑話。

 

這次中央負責的主事者「汲取」上次教訓後,比較聰明地「計誘」(以中聯辦正式打開溝通之門)三位議員(涉及三個黨派)不上飛機改去上環,將被動改為主動。聽說幕後的主事者是曾慶紅,今年一月打算與司徒華溝通原本是他的意思,誰料水到渠難成(以司徒華的支聯會身份是很難接受的),這次改由年輕溫和的民主派議員接招,大家互相都拿個彩頭。北京安排這次接見可以是「計退三人上機的權宜策略」,也可以成為「將來正式打開溝通渠道」的門口,可攻可守,民主派不能不接招,因為「打開溝通」也是他們的口號之一,只是多年來一直被北京和董政府拒諸門外。

 

事件反映,其實中國執政當局可以開明一點、溫和一點、得人心一點的手法去處理香港事務,但是他們卻將「未啟動的政改討論」視為可為威脅國家「主權」的大事。其實釋了法也解決不了《基本法》已替香港政制訂下的某些框架,誠如政務司司長曾蔭權所說,是三方互相制衡,大家都有否決權。

 

香港市民也不要太氣餒,因為九月份你那一票依然很重要,你投的那一個人,對於將來政制改革,即使沒有啟動權,也有否決權。事在人為,希望依然在人間,而且世事往往出人意表,有誰料到台灣總統大選前會有槍擊事件,陳水扁可以繼續連任?

 

(刊載於200442日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