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諮詢不應淪為政治鬥爭

 

湯家驊資深大律師

 

立法會就23條立法的聽證會竟淪為毫無理性的政治罵戰,實在令人對特區的前途感到沮喪。大部分出席聽證會的人士就反對立法、質疑法例條文草稿的人士及立法會議員的人身攻擊,不但對解決《國安法》的立法問題絲毫無助,更加深了本已十分嚴峻的社會分化。誠然,立法諮詢沾染了文革的批鬥色彩,特區政府、反對立法人士及立法會都應負上一定的責任。

 

港府堅持不就《國安法》條文草稿諮詢廣大市民意見,是問題兩極化的罪魁禍首。記得當日港府堅拒以白紙草案諮詢市民意見,辯稱在立法程序中,港府及立法會仍然會繼續聽取市民意見。但一如所料,藍紙草案遞交立法會後,反對聲音即一律被摒諸門外。立法會如斯的表現,委實令人感到有和港府互扯貓尾之嫌。

 

反對立法人士在這方面的表現亦不見得對解決問題有什麼幫助。

 

既然《基本法》23條將《國安法》立法的責任交諸港府,港府亦已將草案遞交立法會進行立法辯論,再在應否立法的問題上糾纏,不但混淆視聽,更給予港府及某些支持立法人士一個最好不過的藉口,輕易地將問題重點轉移到一個反對立法人士無從獲勝的問題上。結果是浪費了寶貴的辯論空間之餘,就廣大市民對如何立法的訴求亦毫無裨益。

 

23條立法而言,立法會所背負的責任尤為重大。《基本法》第73條羅列出立法會行使之權力,其中包括:「一、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五、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六、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八、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十、在行使上述各項職權時,如有需要,可傳召有關人士出席作證和提供證據。」港府已就23條立法作廣泛諮詢,諮詢匯報亦強調絕大部分特區居民支持立法。既然如此,立法會在《基本法》第73條下的責任是針對草案條文之問題傳召有關人士提出意見及作建設性的辯論。

 

條例草案所涉及主要是法律及人權方面的技術問題。立法會要恰當地行使職權,無疑需要傳召對這些問題有獨特意見,或最會受到影響的人士,陳述其見解或訴求。立法會理應傳召的包括法律界、學術界、民間及國際的人權組織及新聞界。將這些人拒諸門外,將聽證會變成一個支持立法的研討會,不但對解決問題、防止特區繼續分化於事無補,更嚴重的是忽略了立法會的基本責任。

 

《國安法》是回歸以來影響最深遠及最重要的法例,亦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港府、立法會及反對立法的人士,在立法的處理及立場上確實大有撫躬自問的必要。

 

200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