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廿三條:入門篇

最後更新:2011.5.26

 

 

澳門23按此

2003年香港23條立法草案[1]

可能中伏例子

影響

理念

將國家 = 政府 = 統治階級
漠視政府與人民的社會契約關係,剝奪市民推翻不義政府及革命的權利;
若辛亥革命孫中山生於
23條已立法的時代,也會中招 。

 

背景

拒絕民運人士入境:如:諮詢期內,大學座談會被無理取消、宗教團體邀請講者被勸退及香港市民被拒入境澳門參與討論等

 

2010年十一黑名單擴展基層民生組織

拒絕民運人士入境

無雙普選,缺乏制衡

 

法制

影響

1.在澳港人言行受惡法威脅,在港港人在電郵和網絡上的言行,亦有可能會遭到秋後算帳

2. 示範作用

侵害言論自由、示威表達自由、資訊自由、新聞自由、學術自由、文藝創作自由等

 

 

適用範圍

澳人在外受管(1-5),在澳的人,任何中國公民(1條叛國罪)

在港的人、在港或在外的港人(顛覆、分裂國家)、任何中國公民(1條叛國罪),包括在港或在外的任何屬香港永久性居民的中國公民

 

 

字眼

條例定義界線模糊嚴苛,使人容易誤墮法網:國家機密、暴力和嚴重非法手段等

條例定義界線模糊嚴苛,使人容易誤墮法網:國家、嚴重犯罪手段等

 

 

預備行為

白色恐怖

 

 

言論

抗辯理由

各項罪行,漠視了《約翰尼斯堡原則》和《西奈斯原則》,譬如沒有將「公眾利益」及「曾經刊登」列為無罪或抗辯理由

各項罪行,漠視了《約翰尼斯堡原則》和《西奈斯原則》,譬如沒有「事前已經出版」的免責辯護

 

 

叛國

 

* 有關加入與中國交戰的外來武裝部隊推翻、恐嚇或脅逼中央人民政府改變其政策或措施:「戰爭」指已宣戰或公開武裝衝突,若與外國組織遊行示威要求政府改變政策而造成騷亂,未知會否視為叛國

 

*「鼓動外來武裝部隊以武力入侵中華人民共和國」:純粹鼓動,以言入罪

 

*「懷有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戰爭中的形勢的意圖而作出任何行為,藉此協助在該場戰爭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交戰的公敵」:未入籍而有向該「公敵」政府交稅的香港居民,或是雙重國籍的香港居民可能受影響

 

*《公安條例》(245)已規管公眾騷亂,並無必要另立嚴苛的、判處終身監禁的23

 

 

 

分裂國家

「暴力和嚴重非法手段」:

定義含糊嚴苛,可能包括請願示威常見的推撞及其他肢體衝突、示威規模甚大以至影響交通等,給予當權者酌情權選擇性執法檢控示威者

 

*「嚴重危害中國領土完整的武力」或「嚴重犯罪手段」 定義含混廣泛,當中「嚴重犯罪手段」採用《聯合國(反恐主義措施)條例》的「恐怖主義行為」定義,可能包括請願示威常見的推撞及其他肢體衝突、示威規模甚大以至影響交通等,給予當權者酌情權選擇性執法檢控示威者

 

* 與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罪一樣,分裂國家罪漠視政府與人民的社會契約關係,侵害人民推翻不義政府的權利

 

 

* 所有自決獨立行動均會中伏

集會

言論

顛覆中央人民政府

與分裂國家罪一樣,「暴力和嚴重非法手段」:定義含糊嚴苛,連請願示威活動中常見的推撞及其他肢體衝突、示威規模甚大以至影響交通等,也可能包括在內

 

 

 

與分裂國家罪一樣,「嚴重危害中國穩定的武力」或「嚴重犯罪手段」:定義含糊嚴苛,連請願示威活動中常見的推撞及其他肢體衝突、示威規模甚大以至影響交通等,也可能包括在內

 

 

 

 

「推翻中央人民政府」:與分裂國家罪一樣,漠視政府與人民的社會契約關係,侵害人民推翻不義政府的權利

 

「廢止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 根本制度定義不清;現行制度為一黨專政及非民主,應否視為不可侵犯成疑

 

「恐嚇中央人民政府」:人民與政府權力懸殊,「恐嚇」未必對政府造成實質損害,此可能扼殺人民批評和監察政府的空間

 

大陸例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收集整理四川大地震遇難學生名單,發表紀念六四文章,接受境外採訪的譚作人;零八憲章:劉曉波

 

 

*若孫中山毛澤東等人生於23條已立法的時代,亦會中招

集會

言論

煽動叛亂

字眼不清晰及狹義,對新聞工作者及促進言論自由人士構成威脅

 

 

「煽動叛國、顛覆或分裂國家」、「煽動於香港或其他地方進行會嚴重危害國家穩定的公眾騷亂」及「處理煽動性刊物」

 

*「國家穩定」定義含混廣泛,賦予當權者打壓異見的空間

 

* 煽動刊物定義含混,處理煽動刊物罪行可能以言入罪,危害思想自由、表達自己、資訊自由及新聞自由

 

* 有關煽動叛亂及處理煽動性刊物的新訂罪行,此等罪行經已過時,與民主發展背道而馳,現行《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0條亦已涵蓋該等罪行,《公安條例》(245)亦已規管煽動公眾騷亂,新訂罪行的刑罰比現行相關條例更高,當中23條的煽動叛亂罪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遠比《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初次定罪監禁1年再定罪監禁2年高,檢控期限為兩年,亦較《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的6個月長[2]

 

*未加入《約翰 尼斯堡原則》第6條,以提供更大的人權保障,即政府只能在該意見發表旨在煽動或極可能煽動即時發生暴力事件,或其發表意見與發生暴力事件或可能性有直接和緊密關係,才可基於威脅國家安全理由入罪
 

以言入罪,可對付批評政府言論:批評中共的刊物,如《爭鳴》、《開放》、《九評共產黨》等;或發表獨立言論,或傳媒刊登轉述獨立言論(台獨),或呼籲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或圖書館內有關法輪功、如何推翻政府等書籍會否屬煽動性刊物

言論

資訊

新聞

出版

學術

文藝創作

國家機密

* 國家機密包括國防、外交及中央與澳門關係的事項

 

*「國家機密」交由中央定義,進行秘密審訊;澳門無緣置啄,完全破壞了兩制的界限

 

* 中國劃定「國家機密」的不當做法,早已為國際人權法專家詬病以及受聯合國消除酷刑委員會嚴正批評

 

* 漠視《約翰尼斯堡原則》和《西奈斯原則》,並無將「公眾利益」及「曾經刊登」列為無罪或抗辯理由
 

非法披露罪:

損害性披露指可能或危害國家安全的資料,國家安全指保衛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23條立法建議受保護資料範圍擴大至防務、國際關係或與按《基本法》中央管理的香港事務有關資料,定義廣泛含混,報導中港關係 譬如有關述職或「敏感」資料的新聞工作者容易中招,威脅新聞自由

 

「違法取覽」
無法保護記者,亦無法協助記者保護資料來源

 

大陸例子:調查豆腐渣工程的黃琦被控非法持有國家機七罪、有關內地宗教自由資料

 

言論

資訊

公平審訊

 

政治性組織

「政治社團」定義過於廣泛,以致不少民間團體的正常交往亦會受到干擾

* 現行《社團條例》已賦權保安局局長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禁止安全社團的運作以及阻止支援及參與該社團,無需另立刑罰更重的取締組織新例

 

* 無論是23條還是《社國條例》,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保衛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等或如23條有關叛國、顛覆、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等罪)取締本地組織,該等理由均為含混不清,容易讓政權濫權打壓批評政府的異見組織,窒礙公民社會監察和批判政府及言論表達自由

 

* 另外,現行《社團條例》賦權保安局局長可禁止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的本地社團的運作,政治性組織指該政府或政治分部、代理人或政黨等,範圍廣泛,向外國或台灣組織申請資助或有聯繫的本地團體已有刀架頸上,賦予當權者打壓本地團體的空間

 

* 諮詢草案包括取締從屬於已遭中央基於國家安全理由禁止的內地組織的本地組織,引入內地法制,本地無權過問,若本地拒絕依從,可人大釋法,損害司法獨立,使兩制名存實亡。若按此,與法輪功或地下教會有關的本地組織將身受其害,破壞結社自由
 

 

通訊集會結社

刑罰

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政府罪,刑罰為入獄 15至 25年

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以及煽動叛國、分裂國家、顛覆罪,最高刑罰均為終身監禁
 

 

 

附加刑

過分地侵犯政治權利


 

 

 

 


 

[1] 《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

[2] 傳媒透視:甄美玲,《二十三條立法與煽動叛亂罪》。參考資料:民陣《基本法23條工作坊》資料冊